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榆林“慈安井”项目建设纪实

作者:刘振华          来源:榆林市慈善协会              2017年01月11日09:18

陕西缺水,陕北更缺水。

生活在陕北大漠中的三边人在翘盼着生命之水。

三边,地处白于山区,毛乌素沙漠南缘。三边是靖边、定边两县及安边镇的合称。再早,安边也曾为县级建制,现在属定边县。

公元五世纪,匈奴首领赫连勃勃建都于靖边县红墩界乡白城子村,国都为“统万城”,人口达20万之众。当时的三边是“临光泽而带清流,仓稼殷富、水草丰美、牛羊衔尾”的风水宝地。后来,历经战火洗劫,人为破坏,使这块曾经美丽富饶的土地,逐渐失去了旧时的容颜。残缺不堪的统万城遗址在默默地追忆着昔日的繁华,三边大地陷入了干旱和风沙的侵袭之中,灾难频繁,生灵涂炭。清朝光绪年间,有一个叫王斋堂的巡抚,来三边巡视,面对满目萧条的景象,作了一首《七笔勾》的诗文,把三边勾的一无可取,一塌糊涂。企图说服朝廷放弃这块“蛮荒之地”。

然而,历史没有忘记这块土地,机遇终于向这块土地走来。新中国建国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三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勤劳的三边人民经过几十年的治山、治沙、治土、治水,艰苦奋斗、营造家园,使三边成了重要的产粮区和畜牧业区。特别是油田、气田的开发,使三边成了西部重要的能源基地。三边好大一部分人富起来了,三边正向小康社会迈进。

但是,由于历史、自然和地理的原因,三边黄土大山的千沟万壑之中,仍然掩隐着为数不少的贫困村落和人家,他们生活在干旱地区,贫困的致命原因是缺水。如何解决饮水问题,成了当地万众瞩目的焦点。

干涸的诉说

为了生存和生活,面对地下无水、或水太深无法打井、或无法提取的现实,面对水源奇缺或水质太差不能利用的现状,经过长期的实践和探索,三边人创造了用打水窖集雨水的办法来解决基本生活用水。一户人家打一口或两口马槽型或圆底型水窖将红粘土锤在水窖的表面上以加固和防渗。院落和水窖附近的场地为自然集水场。遇到下大雨,雨水就顺着场地流进水窖。冬天下了大雪,风把雪刮到一些集中地段,群众则用铁锨将雪打成一个个像馒头形状的大雪堆,中间用铁锨柄扎一个窟窿,待雪堆冻结住,拿木棍穿入雪块,用肩扛回,撂入水窖。如果夏天有雨,冬天有雪,就谢天谢地了。至于顺水流入水窖的尘土、垃圾,牲畜、家禽的粪便、柴草等东西,至于水窖的淤积、渗漏和坍塌带来的麻烦和重修哪里还在话下。要命的是这些地方十年九旱,夏天少雨、冬天少雪,水窖的蓄水已无法保证人们的生活需要。群众不得不起早摸黑去往返二三十里的别村驮水、拉水、出钱买水。由于拉水的人太多,又常常集中在一个地方取水,他们只好排队等好长时间。有时,要去几十里的县城买水,每桶水价高达40多元。无钱买水的群众,只能饮用当地的苦咸水、高氟水,使这里成了氟骨症严重发病区。因发生水荒,一些乡镇机关和学校不得不放假、停课。晒死庄稼的旱情十年九见,渴死牲畜的事情,屡见不鲜。农户干渴的大牲畜和羊子一旦看见来了送水车往水窖里泄水时,发疯似的跑向水窖。空中飞的雅雀不顾死活地落在水罐车上企图争一滴水。

饮水如此困难,用水谁敢浪费。节约用水成了每家每户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就创造了“一条龙”用水法。淘米的水用来洗菜、洗菜的水用来洗锅、刷碗,洗锅刷碗的水再用给牲畜。人们很少洗脸,有时为了应付一些礼节性的场面,全家人用一碗水凑和着洗一洗。为了节约用水,一些家户几天洗一次碗,在吃饭结束时,各人都用舌头往净舔碗,小孩们不会舔,把碗没舔净,反倒糊脏了自己的脑门心。孩子们上学起身时,噙一口水在脸上抹一把。一些学校的老师看见孩子们的脸太脏,让孩子们站成一行,给他们每人脸上喷一口水,让他们把脸擦一擦。女人们遇到伤心事痛哭时,不是用汗巾擦泪,而是用手一把一把地把泪水抹在脸上,哭完后,脸上明亮了许多。这里流传的说法是,哭一次鼻子,洗一次脸。洗衣服,拆洗被褥就更谈不到了。只有靠下了大雨以后,在村子某些低凹的地方聚住一窟水,才给人们创造了一个争先恐后洗衣服、拆洗被褥的机会。

下雨,是这里人们最快活的日子。每逢下大雨,倾巢出动。他们一边看着水往窖里流,一边将家里的盆盆、罐罐、缸缸、锅锅凡能盛水的家具都搬到院子里接水。小伙子们半裸体,小孩子们全裸体,在大雨中享受着人间最美的淋浴。下雪也照样是他们狂欢的日子。一遇下雪,全家出动,用各种器皿往家里揽雪。更要紧的是,雪停了以后,全家在野外拍雪堆,往水窖里收雪。

这里人娶媳妇很难。再漂亮的小伙子,也休想把有水村的姑娘娶回家。只能是门当户对,去同样的缺水村找对象。有水村一些当娘的在吓唬闺女时说:“你不听话,长大了把你嫁到那个没水村”。

缺水、贫穷、愚昧是连在一起的。当时,一些村庄的群众还在向“龙王爷”求雨,每逢大旱,便从“龙王庙”把“龙王爷”的牌位子请回家,固定在桌子上,用桌子和柳梢编成一个楼子,四个人抬上楼子没有方向地漫山遍野乱跑。一边跑,一边唱“天旱了,火着了、庄稼苗苗晒死了,龙王老爷呦”。“天旱了,火着了,寡妇娃娃没人养活了,龙王老爷呦……”那唱的声调,让人听了是多么凄凉,多么悲怆!

水啊!人类生存的命根子。他们生活在这样缺水的环境中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们祖祖辈辈就这么活下来了。他们并不指望向外迁徙,他们就这样渴着自己,茫然而又安然地固守着干涸的家园。他们多么爱水、惜水、盼水。当他们看到城镇上多处洗车点的水龙头无止尽地喷洗一个小汽车的时候,他们在想着、算着,洗一个小汽车的水足够他们一家人吃一个月。当他们看到城镇上一些开饭馆的人,尽量向外边泼污水的时候,他们想,这些水如能用来喂牲畜,那够多好。当他们看着人家用一盆水洗脸的时候,他们想,这一盆水他们全家人能洗多少次。他们在望水止渴,他们心动,他们心疼。他们埋怨上帝太不公平,把他们祖祖辈辈处置在那干旱少雨,风沙肆虐,贫瘠荒凉,靠天救命的鬼地方。

当他们看到一些山区的人把沟里的水抽到山上蓄起来,再引到家里,吃上自来水的时候;当他们看到一些地方打大水窖,用水泥砂浆做窖面的时候;当他们看到人家把一库坝的水放出去浇地的时候,他们多么羡慕,多么向往,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生命的希望

大千世界,千差万别。改革开放,告别了“同穷”和“平均”。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了,穷富的落差明显了,政府很关心贫困地区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和饮水困难。想方设法采取移民、“甘露工程”、组织水灌车队给缺水村送水等扶贫措施。由于面广量大,很难顾及。

现实是社会的延续,历史充满了机遇。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以调节社会关系,起到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和社会发展补充作用的慈善事业顺应市场经济的呼唤,应运而生了。

以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弘扬中华民族扶贫济困传统美德为宗旨的陕西省慈善协会成立了、榆林市慈善协会成立了。

时任陕西省慈善协会会长徐山林,在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期间多次到陕北检查工作,对陕北缺水,特别是对三边缺水的情况悬挂在心。他对自己退下来的要求是“一不干挣钱的忙事,二不干享福的闲事,三要干一点扶贫济困的善事”。曾任榆林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政协工委主任的赵兴国,离休后任榆林市慈善协会会长,早年曾在靖边县当过十几年县委书记。对榆林地区一些县缺水的艰难,尤其是对靖边县一些乡村缺水的困苦历历在目。帮助解决一些贫困地区群众的饮水困难,成了省、市慈善协会的首选扶贫项目。

1998年6月成立的榆林市慈善协会开展工作的第一步就踏向了定边县的缺水山区。赵兴国会长和张凤杰、刘秀珍副会长专程到省上,向省慈善协会徐山林汇报了解决定边县贫困山区人畜饮水困难的意见,请求省慈善协会在经费上能给予资助。榆林市慈善协会的行动计划,正符合了徐山林会长“南桥北水”的指导思想,当即表态给榆林市慈善协会6000元,先在定边县打20口试点“慈安井”。从此,拉开了由省、市慈善协会筹资,在定边、靖边打“慈安井”这一“甘露工程”的序幕。

刚刚起步的榆林市慈善协会,受到了省慈善协会的大力支持。赵兴国会长信心百倍,带领协会和有关人员,奔赴定边落实试点。经和定边县委、县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同志研究,决定在定边白湾子镇雷兴庄村搞试点。

雷兴庄村闻风沸腾起来了,人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在迎接这个大喜的日子。

所谓试点,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打水窖了,而是有他一整套具体要求,要统一规划,精心定位,规范实施,分级验收,要达到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益,经久耐用的目的,而且要限时间完成。这个任务义不容辞地落到了白湾子镇政府头上,正在苦心思索要为群众办点实事、好事的镇政府领导抓住了这个机遇。他们全身心地投入试点工作,认真规划、精心设计,本着容易蓄水、利用方便、干净卫生、不易淤积的原则,对20口试点井做到了布局合理、定位合适。每口井的容积不低于30立方米,用水泥砂浆防渗,井盖齐全。同时,要在井位附近建造一盘不少于100平方米的混凝土硬化积水场和一个沉沙池。20口慈安井,由20户贫困户完成,统一规格,编号刻标,每口井补助300元材料费,不足部分群众自筹。经过近3个月的紧张施工,20口示范井和20盘积水场成功了。把雷兴庄这幅破碎的生命图景点缀得焕然一新。他们干涸的心田得到了雨露的滋润,他们表现出了有史以来没有过的高兴。省、市慈善协会通过检查验收,肯定了雷兴庄的经验,为大面积推广“慈安井”提供了模式。

1999年伊始,榆林市慈善协会向陕西省慈善协会送上了一份《关于榆林地区1999年至2003年慈安饮水工程实施规划的报告》。详述了榆林地区白于山区和黄河沿岸土石山区严重缺水的情况,作出了具体的实施规划,请求省慈善协会帮助解决。定边县白湾子镇雷兴庄村试点的成功使徐山林会长对解决“北水”问题充满信心。很快筹集了75万元人民币资助定边打井。由榆林市慈善协会组织实施。赵兴国会长喜出望外,再度带领参与组织实施这项工程的工作人员和技术干部深入到定边县的纪畔、白湾子、王盘山等乡镇进行实地考察。定边县委书记郑宏有、县长王志周及有关部门的领导就工程实施区域、规范要求、具体措施、组织领导等问题与赵兴国会长一块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讨论。工程由定边县政府负责具体实施。王志周县长主持召开了启动工程动员会,与承建工程的乡镇主要领导签订了责任书。定任务、定要求,逐乡、逐村落实了打井贫困户、井位、井的结构和容量,落实了包户、包井责任人。定边县纪畔、白湾子、樊学、王盘山四个乡镇36个行政村,138个村小组的2500户特困户,优先享受了2500眼水窖的工程,每口水窖补助300元。

1999年春季,4个乡镇的工程同时动工了。2500口井,涉及2500户人,2500户就是1万人。1万人的大战展开了,男女老少,一齐上手,施工条件仍很落后,还是人工挖井,出土只能用手提、绳吊、辘轳搅,购运砖、沙、水泥,则是人背、驴驮、架子车拉。为了赶上雨季蓄水,他们争时间,赶速度,打井和其他农活两不误。有些不打井户,尽量从人力物力上帮助打井户。一些特困户因劳力和资金困难无法动工,政府想办法帮助他们克服困难,如期动工,如期完成。

省慈善协会两次派出以肖华副会长、霍世仁常务理事和高英杰常务理事带队的检查组到定边实施“慈安井”的四个乡镇检查指导。曾经任过多年榆林地委书记的霍世仁,时任省慈善协会募资部部长,对榆林地区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看到群众为水拼命的精神,抚今追昔,甚为感叹,以一种喜悦而又沉重的心情和群众进行了广泛交谈。榆林市慈善协会的顾问白虎城、曹钦如,秘书长高振年和技术干部纪兆万多次到现场巡回检查、发现问题,及时解决。赵兴国会长反复向施工人员、县、乡领导叮咛:一定要把好标准关、质量关,不得有半点马虎。

经过三个月的奋战,2500口“慈安井”和配套的积水场,完全符合标准地成功了。星罗棋布的“慈安井”成了贫困山区最大的亮点,像闪光的明珠一样,吸引着人们的眼光。这将是他们最宝贵的一份家产,他们将从这些井开始改变命运,开始新的生活。

7月份,一场喜雨,收满了各家各户的水窖。这一窖水足够他们使用一年。有28户人家利用井位地势高的条件,把水用管道引到家里,吃上了自来水。他们告别了蓬头垢面,穿上了可以经常换洗的干净衣裳。他们开始种菜、务果,增加牲畜。以前用在拉水上的误工误劳,都用在生产的开发上了。他们还要逐步发展小块水地,庭院经济,待生活一旦有好转,自己再打一口井,可以做粉条,做豆腐,进而做水的生意。

与此同时,榆林市慈善协会经过赵兴国会长多方筹资27万元,给定边城关镇的蔡马场和曹原则两个村建成了300多亩固定和半固定喷灌示范田。当年实施,当年见效。在大旱之年,显示了节水、省劳、增产的经济效应,市政府召开的全市农业现场会参观后,给予了充分肯定。

2000年,4、5月份,榆林市慈善协会又筹资6万元,给经常因闹水荒听课、每年要出近2万元买水费的白湾子镇中学和中心小学各资助3万元,打了两个全封闭的钢筋混凝土的100立方米蓄水池,解决了两校师生上千人的饮水问题。

省慈善协会根据榆林市慈善协会的规划要求,于2000年又筹资75万元,用同样的办法,给靖边县的王渠则、三岔渠、宁条梁、东坑、席么湾五个乡镇打“慈安井”2500口,解决了1万人的饮水问题。

两万人扬眉吐气,两万人的欢声笑语,使三边人感受到了什么是“慈善”。他们编了一个顺口溜:“慈善献真情,甘露润民心。吃水不再愁,小康有奔头”。

是啊!刚刚起步的慈善组织旗开得胜,解决了定边、靖边贫困地区两万人的生命之水,实属不易,有口皆碑。给榆林慈善工作的历程上留下了难忘的一幕。

榆林市的白于山区和黄河沿岸的土石山区还有不少人为饮水及饮水安全问题呼唤。政府在加大力度实施“甘露工程”,仍需要社会力量的资助。慈善事业,任重道远。希望全社会有更多恻隐之心的人,“干一点扶贫济困的善事”,为解决贫困地区的生命之水献一份爱心。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陕西新媒体慈善基金”加入微信捐赠平台,一起来捐助吧!

(责任编辑:马维娜[实习])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不良信息举报

图说陕西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