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动真碰硬整治秦岭“四乱”

作者:王乐文 姜 峰 张丹华     来源:人民日报      2017年01月10日16:11

  秦岭深处的违建别墅。2014年4月摄于西安市长安区滦镇石峡沟村。(记者 李一博摄)

  石峡沟村的违建别墅两年前已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油松等植被。摄于2016年7月。(记者 姜 峰摄)

   莽莽秦岭,横亘陕甘豫,千峰万仞筑起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

   作为长江、黄河两大水系重要水源地,秦岭也是我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秦岭的‘体温’直接影响到长江和黄河的健康指数。”《秦岭四库全书》主编肖云儒要言不烦,“如果说秦岭北麓的黄河水系哺育了周秦汉唐的风华,那么秦岭南麓的长江水系则滋养着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秦岭北麓违建上百套别墅,山体破坏,污水横流”,2014年,一份材料惊动中南海,也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秦岭,会不会痛失未来?

   近年来,秦岭一些区域乱占乱建、乱采滥挖、乱排乱放、乱砍乱伐,“四乱”频发。《违规采石场为何难叫停》《秦岭“四乱”问题屡禁不止》……媒体一个个大字标题揭示的,是比违法建筑更触目惊心的问题:唯GDP指挥棒下的资源无序开发,造成秦岭部分山体伤痕累累、植被锐减,环境遭受严重破坏。

   国之绿肺,岂容尘染!

   如何划定严格保护的制度红线?怎样理顺管理体制让监督治理落到实处?发展与保护,如何从“掰手腕”变“谋共赢”?

   秦岭生态环境保护,被“逼”入攻坚期。

   【“四乱”问题屡禁难止 “国家中央公园”变“私人后花园”

   横贯于我国中部的秦岭山脉,是我国地理上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素有“国家中央公园”之称。秦岭陕西段全长500公里,面积5.8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28%。区域涉及西安、宝鸡、渭南、汉中、商洛、安康6个市的38个区县,涵盖人口497万,占陕西省人口的1/7。

   6月下旬,从秦岭沣峪口进山,走210国道盘山车行约11公里,记者寻访到高山峡谷间的西安市长安区滦镇石峡沟村。村庄沿着一条沟道向深山延伸,沟道两侧,不时可见成片平整过的山坡地,那是违建别墅被拆后留下的印记。

   “大概从10年前开始,城里一些有钱人陆续到咱村建别墅,就藏在这山沟沟里。都是些‘大洋房’,一幢面积就得有几百平方米,可豪华了。”面对记者,村民阮班涛情绪有些激动,“盖房不算,还拿围墙把门前坡地圈起来,弄花园、搞凉亭,自己是美了,可破坏了咱不少林木和农田,建筑垃圾还污染了河道。最多时盖了差不多20栋,前年才拆完。”

   “2014年对秦岭北麓西安段整治排查发现,从1997年以来,外来人员以发展农家乐、养殖业等为名,变相购买农民宅基地,变相占用耕地林地,违规建设别墅达202栋,涉及长安区、周至县等6个区县。”陕西省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局案件一处副处长万海峰告诉记者。

   “国家中央公园”竟变成了“私人后花园”!违建现象历时之久、数目之多、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秦岭遭遇的生态问题不止如此。

   6月下旬,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市户县的秦岭黄柏峪,暗访一家名为“陕西瑞德宝尔投资有限公司”的矿山企业。

   沿盘山路深入峪口约5公里,该公司的石料矿加工、筛选厂区出现在眼前,只见运输皮带将开采区挖掘的石料源源不断运出装车,大型货车出入频繁。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建设的峪口通往矿区的道路,直接开挖山体,绵延数公里的道路旁尽是大面积裸露的岩石和土层,植被破坏严重。

   黄柏峪的情形也并非个案。

   2015年10月中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对秦岭保护开展执法检查时发现,乱占乱建、乱采滥挖、乱排乱放、乱砍乱伐“四乱”问题屡禁不止。

   “秦岭是我省矿产资源富集区,采石和采矿企业数量众多。据统计,秦岭陕西段共有采石企业1194家,采矿企业946家。近年来,采石严重威胁着秦岭生态环境,特别是华县大敷峪、华阴方山峪、蒲城西潘村、眉县桃园沟、太白鹦鸽镇、渭北唐十八陵等地的掠夺式开采,造成山体满目疮痍,植被锐减。有的山体被削掉一半,有的整条沟一片狼藉,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一些企业在被整治关停后,不顾禁令继续偷采。”执法检查报告直指问题。

   乱排乱放和乱砍乱伐问题也不容忽视。许多乡镇没有污水和垃圾处理设施,一些人口集中区域、农家乐、旅游景点污水直排、垃圾乱倒现象比较普遍;一些大型工程和基础设施在建设过程中砍伐林木、毁坏植被的现象比较突出……

   生态问题频发,症结何在?

   【整治风暴动真碰硬 从追责341人到严控矿山

   “秦岭北麓违建别墅等现象‘遍山开花’,相关部门监督缺失、管理不到位,难辞其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尹小俊对记者表示。

   2014年5月开始,在多个省级部门督导下,西安市委、市政府组织人员深入48个峪口,对6个涉及违建别墅的区县展开拉网式排查和全面整治。

   针对沣峪石峡沟村、祥峪村等地清查出的202栋违建别墅,西安市落实区县属地管理责任,分类治理。对违法占用耕地、林地的145栋,全部依法拆除;对占用建设用地且审批手续不全的57栋,全部依法没收,并通过土地复垦、栽植树木等方式,尽快恢复周边生态环境。

   同时,落实“人事双查”原则,严肃查处违建问题相关责任人。“针对政府人员权钱交易,监管部门失职渎职、履职不力、不作为等问题,责任追究341人,包括党纪政纪处分210人、诫勉谈话131人,其中县处级干部89人。”万海峰介绍。

   341人被问责,震慑力空前,但“风暴”并未就此平息。

   出西安市车行60公里,记者来到秦岭北麓山脚下的蓝田县小寨镇黑岩沟村。时值盛夏,废弃的天盛石料厂厂区面貌犹存,而自然生长的植被已覆盖了石料厂开采点和矿区道路。“依照省市政策要求,蓝田县原有的24家非煤矿山企业,截至目前已停产整顿22家。”蓝田县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一场艰难的角力:针对手续不全、不符合秦岭生态保护政策的矿山企业,断电、封路、停供炸药、不间断巡查……

   铁腕治理的背后,是2015年西安市委、市政府专门出台的秦岭北麓矿山专项整治方案。按照方案要求,“十三五”期间,秦岭北麓重要生态保护区、水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沿山面坡及交通干道可视范围内全部禁止矿山开采,同时以矿权数量逐步减少、有序退出为目标,取缔所有违法勘查开采行为。

   这是西安市提请社会监督的“军令状”:2018年底前,探矿权需全部退出秦岭北麓生态保护区;2020年底前,采矿权需控制在17个以内,全市矿山数量比2014年的61个削减72%,达到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标准。

   不只是西安。一年多来,陕西省级层面对于秦岭地区产业布局、资源开发利用的政策调控力度不断加码,项目准入审批门槛不断提高。

   2015年初,陕西省政府印发《关于深入开展开山采石专项整治切实加强采石场管理的通知》,严格控制新建矿山最低生产规模:新建采石矿山年产不得低于10万吨。“对证照不全、临时采石场一律实施关停整合。”陕西省国土资源厅矿产开发管理处副处长周新民告诉记者,“对已取得合法手续、年产10万吨以下的,通过市场法律手段推进资源整合、逐步关停、有序退出。”

   今年1月和4月,陕西省政府、省国土资源厅又分别下发了《陕西省矿产资源开发“三保三治”行动计划(2016―2020年)》《关于保护秦岭生态环境进一步加强矿业权管理的意见》,明确到2020年,全省矿山总量减少35%,秦岭北麓原则上不再新立矿业权,秦岭其他地区,除优、急、稀、特矿种外,原则上不再新批探矿权。“提高矿业权准入门槛,旨在彻底改变秦岭采石企业‘多小散乱’的问题,促进整个产业向‘代价小、效益好’的集约利用转型。”周新民表示。

   “可喜的是,主管部门在积极补上监管薄弱的历史欠账。仍需深思的是,监管薄弱的背后,还有哪些深层次的体制机制原因。”尹小俊认为,“避免‘运动式’治理,扭转‘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亟须变事后‘补漏’为源头治理。”

(责任编辑:同海怡)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不良信息举报

图说陕西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