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中汉子

---记著名残疾人作家贺绪林

作者:胡运森           2016年10月08日09:16

作家贺绪林

一位身材高挑、英俊的小伙子,在他21岁那年不幸从树上摔下来,从此他只能靠轮椅代步。在他最痛苦的日子里,他的母亲、嫂子、妻子,先后担负起照料他生活的责任,鼓励他走上了文学之路。四十年过去,他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留下一行属于他自己的足迹。

他,198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400余万字,荣获各类文学奖项30多个。连续两届(第四、五届)获得陕西省自强模范。出版有长篇小说、散文集、中短篇小说集等13部。根据他的长篇小说《兔儿岭》改编的30集电视连续剧《关中匪事》,在全国数十家电视台播映,广获反响。如今,他已成为中国文坛一颗耀眼之星,多次受到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赵正永,时任省长娄勤俭,文坛巨匠陈忠实、贾平凹等的称赞和接见。他就是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省残疾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贺绪林。

摔伤致残 与魔抗争

记者与贺绪林见过两次面。2013年,他来省政府参加省慈善协会资助残疾人出版文学作品仪式,他的长篇小说《爱情并不如烟》也在资助之列,这是第一次;第二次见面是2014年,记者应邀参加陕西省残疾人作家采风团赴杨凌采风活动,他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贺绪林和大家不同的是,他坐在轮椅上,谈笑风生。我看过电视连续剧《关中匪事》,怎么也不能相信这部广获反响的作品出自一个残疾人作家之手。那时我就有了采访他的打算。今年国庆节前夕,通过微信及电话采访了他,随后便详细阅读了他发来的《在风雨中远航》等资料。贺绪林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他的故事璀人泪下,感人至深。

1953年,贺绪林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六岁时,父母亲送他进了学校,只希望儿子比他们能有出息,不再饿肚子。就在他刚刚跨进中学大门之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了课。他回乡务农三载,希望有一天能重回学校。

1970年,学校复了课,贺绪林重新走进了学校。却在这时,60岁的父亲贺志发患上了肋膜炎,无钱医治,不久父亲匆匆地去了,这年他17岁。目不识丁的母亲却知道书本能出息人,她不让儿子辍学,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上学。

贺绪林读高中的几年里,正逢交白卷吃香的年代。大学停止招生,高中毕业后他又回到家乡。他没有像母亲期望的那样成为有出息的人,但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然而,做梦也没想到,一场飞来的横祸降在了他的头上!

1974年9月11日——一个苍天用残酷之刀刻在他心头的日子!那天下午,他在房前树上接电灯线,电线很快接好了,因是一个树枝挡在了两根电线之中,风稍吹动电线就被树枝打得摇摆。贺绪林拿着锯子去锯树枝,另一只手抓住另一个树枝,没料到抓的是个枯枝,一使劲,就听“咔嚓”一声响,树枝断了,他只觉得自己向万丈深渊掉下去……

醒来时,贺绪林发现自己躺在炕上,身边围满了人,母亲韩桂英哭成了泪人,大伙把他放在门板上抬时他只觉得腰疼难忍,大伙咬着牙把他送到杨陵医院,而接诊大夫让送西安治疗,并吩咐不要让病人离开门板。

贺绪林意识到自己的伤很严重,还是没有想到他从此再也站不起来行走了,也无法圆大学梦了。

在西安红十字会医院治疗了70天,贺绪林是怎样被抬着进医院又怎样抬着出医院的。那年他21岁。最初,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被钉在了病床上,连翻一下身都需要别人帮助。

青春的大幕刚刚拉开就要谢幕,贺绪林真想在人生的道路上画上句号。然而,他没有这样做,在与病魔抗争,坚强的活下去。

走进文学 发奋创作

未来的路在哪里?贺绪林的眼前一片灰暗。他羡慕地望着那些在绿茵草地上戏耍的儿童,那些无忧无虑漫步在街头的少男少女,那些步态矫健的人们,他们是那么的幸福。贺绪林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而如今他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在人生的旅途上痛苦地、默默地煎熬着。

久卧病床,最难忍受的不是病痛,而是寂寞。贺绪林翻开他过去的书。他暗暗下决心,捉笔涂鸦,鼓起勇气去寻找失落的梦。

书本把贺绪林带到了一个广袤无边的美好世界,他忘记了自己的痛苦和不幸。手边的书读完了,就便让常来闲聊的同学、乡友给他找书借书来读。

一本残缺不全的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贺绪林读了又读。保尔就是他心中的偶像,保尔给了他精神、力量、动力。

渐渐地,贺绪林萌发了学习写作的念头,尽全力与命运一搏!起初,他什么人也没有告诉,连母亲也瞒着。他知道文路极其艰难,成功的希望十分渺茫,也不愿让母亲再一次失望。

最初迎接他的是失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习作几载,磨秃了几支笔,废稿纸塞了一麻袋,却还是没有一个字变成铅字。他却成了名副其实的退稿单收藏家,但信念没有改变。他渴望着在寻梦的旅途上能以另一种形式站立起来,渴望残缺的生命能放射出火花,那怕只是一个火星子。他拼尽全力向前跋涉,坐在孤灯下面对稿纸倾吐着心中的喜怒哀乐,编织着人间芸芸众生的故事。

写东西仅需要笔墨纸张,可家里困难得连这些东西都买不起。母亲不知向谁借了点钱,买来廉价的包装纸,裁得整整齐齐,默默无语地放在儿子面前。

在危困中,伟大无私的母爱一直温暖着他。

遵照医嘱,贺绪林每天拄着双拐在小院里坚持6-8个小时的功能锻炼,读书写作只能在晚上和雨天。夏日的夜晚天气闷热,蚊子成群,他爬在小木柜支成的桌上爬格子,用书本当扇子轰赶蚊子;冬季朔风凛冽,他裹着被子蜷缩在土炕上挑灯夜读。每年冬季经常停电,煤油灯熏黑了他的鼻孔,烧焦了他的头发。真是:夜夜桌前灯如昼,谁怜书生白发生。

贺绪林用残疾之躯抖动着生命的旗帜,腿不能走路就用手和脑去追。他坚信有耕耘就有收获,稿件退回来了,再反复修改。皇天不负苦心人,六个寒暑过去了,贺绪林的处女作《不发光的珍珠》终于在82年第六期《陕西青年》上发表了!手捧着散发着油墨香的刊物,贺绪林激动不已,流下了热泪。那是实现文学梦想的热泪。

作家贺绪林与贾平凹

成名佳作 关中匪事

坐在轮椅上的关中硬汉贺绪林,自他的处女作发表后,他的《琴声》《生命的浅唱》《贺绪林作品精选》;中短篇小说集《女俘》;长篇小说《昨夜风雨》《人在江湖》《爱情并不如烟》;“关中匪事”系列长篇——《兔儿岭》《马家寨》《卧牛岗》《最后的女匪》《野滩镇》,《爱情并不如烟》等得到陆续出版.尤其是他成名佳作---长篇历史系列小说《关中枭雄》五部曲,被太白文艺出版社作为重点图书隆重推出,受到众多读者的喜爱。

关中枭雄》五部曲,是以描写关中匪事为内容的五部长篇小说,书名以土匪的巢穴为名,除《最后的女匪》外,其余四部分别叫——《兔儿岭》《马家寨》《卧牛岗》《野滩镇》,五部作品各自独立成书。其中第一部《兔儿岭》由华人影视公司改编成30集电视剧《关中匪事》,2013年,在全国30多个省市电视台热播后,受到全国亿万观众的热棒。而第二部《马家寨》描写的是关中渭北高原的马姓和冯姓两个家族,本是兄弟,后成为誓不两立的仇敌,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两家的仇杀,最终被保安团从中利用,马家寨毁于一旦。《卧牛岗》描写的是一个良家少年被逼为匪的故事,小说中有位女匪的形象被作者描写得淋漓尽致,呼之欲出……五部曲共计130万字,读来苍凉开阔、厚重雄强。“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天在上地在下你娃甭牛”的歌谣唱响了大江南北……。

解放后出生的贺绪林当然没见过土匪,他的故事均来自村里老人的讲述———有谁能想到,写土匪的专业户,竟然会是个终日与轮椅为伴的残疾人,而他的追求、他的精神则更令人感动。2015年7月,省作协在杨凌召开了贺绪林“关中枭雄”系列作品研讨会,与会的评论家、作家对他的作品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

贾平凹认为:贺绪林关中枭雄系列,写出了人性的恶与善、丑与美;写出了关中的风土人情,非常到位,读起来感觉痛快、硬朗,特别美!也写出了关中的土语、方言。

作家贺绪林与陈忠实

亲友支撑 继续前行

贺绪林的命运是不幸的,但他又是有幸的。他的慈母、堂嫂康桂芳、贤妻等亲友一个接着一个照顾他生活,支撑着他继续前行。

在贺绪林受伤前,他的父亲就已病逝,两个姐姐已出嫁,多病的母亲带着儿子支撑着贫寒苦难的家,坚持让贺绪林读完高中。他受伤后,母亲百般地照顾伤残的儿子,又要下地干活,又要给儿子擦洗,陪着聊天,鼓励儿子要有生活的信心,支持儿子在创作的道路上顽强地走下去。

1981年12月2日——又是一个铭心刻骨的日子,68岁的母亲突患脑溢血,撒手人寰。

老母亲离去了,带走了博大无私的爱,带走了温暖和慰藉。贺绪林是一叶遭遇恶浪的小舟,是母亲用她生命的全部力量鼓起了儿子生命的风帆,母亲7年的艰辛使儿子这艘遭到暴风雨袭击的小船没有沉没,而她心力交瘁,过早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心又一次掉进了冰窖里。有母亲在,生活再艰难也有温暖。现在母亲到天国去了,他将依靠何人?

就在这危难之时,与贺绪林同住一个院的叔伯兄嫂向他伸出了温暖的手。堂嫂康桂芳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生活的责任。她说:“兄弟,想开些,咱娘殁了,还有我们哩,只要有我们吃的就饿不下你。”没有客套虚伪的劝慰,朴朴实实的话语掏出了一颗善良、真诚、热情的心。贺绪林将要死去的心重新得到了温暖和慰藉,泪水又一次涌出了眼眶。堂嫂20年如一日照料他的饮食起居,使他在困境中得到人间少有的真情,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他怨苍天不给好人长寿,59岁的嫂子,2001年身患恶疾,不治而逝。贺绪林不禁泪水潸然……

在前行的路上,贺绪林2004年遇到了一位贤惠善良的女人,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亦或是上天弥补对他的失误。可他坚定地认为她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她就是贺绪林的妻子邓亚苏。如今他和妻子女儿,三位一体,幸福美满,其乐融融。

邓亚苏照顾残疾丈夫可谓是精心细致,在家里为其尽力做可口饭菜,当好作家的后勤保障,出外开会采访,将丈夫打扮的精精神神,他走到哪里就陪伴到哪里。贺绪林带着爱人参加陕西作协一个会议时,陈忠实激动地握着贺绪林妻子的手,连声说“好好好”,并在吃饭时候主动端起酒杯向贺绪林的妻子敬酒“谢谢你!把绪林照顾得这么好。”贺绪林的妻子是位淳朴的农村妇女,见到这样的场面,既紧张又激动,眼里泪水婆娑,不知道说什么好。

贺绪林渴望春光的温暖,渴望雨露的滋润。由于他搞创作有成绩,1989年当地政府把贺绪林安排在杨陵区文化馆工作,为他提供了创作的环境和生活上的保障,他如是说:“我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我感恩文学,文学使我活得有自信,有尊严;同时也让我的生命有了意义和价值。我感恩照耀我的每一缕阳光,他们给了无限的温暖,让我的生命蓬勃旺盛,气象峥嵘。我感谢所有关注和关爱我的朋友们。有了朋友们的关注和关爱,在前行的路上我就有了信心和力量,也会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王爽[实习])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图说陕西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