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女童被忘"校车"内窒息亡 黑幼儿园监管真空酿悲剧

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6年09月11日11:19

4岁的婷婷被遗忘在一辆密闭的私家轿车里,那是她所在的天津市河东区一家幼儿园的“校车”。从早晨到黄昏,8个多小时以后她才被司机发现。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童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她的父亲程勇(化名)和母亲王萍(化名)赶到医院时,看到她嘴唇、颈部青紫,手脚僵硬,早已窒息死亡。

司机因维修刹车而将女童遗忘在车内

悲伤的父亲程勇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两天来,他一闭上眼睛就仿佛回到那个清晨:梳着小辫子的婷婷,穿上橘黄T恤和粉色小裙,背起小书包,乐呵呵地拉着自己的手一蹦一跳下楼,坐上了幼儿园的“校车”。

这是9月7日早晨7时45分左右,他和女儿的最后一面。这天17时,他如约到候车点等女儿放学,却接到了幼儿园的电话,告诉他,孩子正在医院抢救。当他赶到医院时,只看到了医生和死去的孩子,没见到幼儿园的任何人在场。

据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初步调查,9月7日8时许,幼儿园司机张某驾驶私家车将婷婷从家中接到幼儿园,在幼儿园门前因维修刹车而将女童遗忘在车内离去。16时50分许,张某发现女童被遗忘在车内,随即拨打120,将其送至附近医院,女童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幼儿园司机张某与园长赵某均被控制。

据记者了解,司机与园长系夫妻关系。他们开办的阳光双语幼儿园,位于天津市河东区靖泰里居民区的平房内,属于私立性质。

9日7时许,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这家幼儿园时,紧闭的大门上用透明胶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手写着四个字——“今日放假”。

大门紧闭。偶有个别家长骑着电动车送孩子到幼儿园门口,屋里会走出几位年轻老师打开大门,把家长和孩子领进去,几分钟之后再送出来。据一位家长转述,老师说幼儿园放假了,让孩子回家等通知。

这家幼儿园紧挨着一栋居民楼,布局很简单,右边是一排用彩钢板搭成的平房,左侧大约5米多宽的空地被布置成塑胶跑道,作为孩子们的活动场地。

大门右侧的墙边小坡道,正是事发当天“校车”停放的位置。当时来接孙子放学的陈姓居民说:“我亲眼看着孩子被人从车里抱出来,胳膊和腿都耷拉下来了。”

“任何一个人哪怕多想一下,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

从婷婷家到幼儿园,只有短短十几分钟车程。今年年初,四处打听并实地考察一番后,王萍找到这个距自家约两站地的私立幼儿园,“听说经营了好多年,也有室外活动场所。”

今年4月,婷婷转园到阳光双语幼儿园,费用为每月970元,包括接送孩子上下学的90元。司机由园长的丈夫兼任。

幼儿园有活动场地、能接送孩子,对于王萍一家来说,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家人来自天津市蓟州区,因为户口未迁入天津市区,按照规定,婷婷无法报名就读市里的公办幼儿园。“即便有户口,又有几个人能报名挤进公办园呢?”程勇一脸无奈,“我们家经济条件一般,就这个实际情况。”

原本,父母把婷婷送到离家很近的一个家庭幼儿园,“就在居民楼里,房间挺小,空气也不好,没有活动场所,孩子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电视。”王萍说,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也希望尽自己所能,让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

婷婷今年4岁半,能自己踏着滑板车“嗖”一下从小区里的一栋楼滑到另一栋楼。街坊邻居都很喜欢这个爱穿漂亮裙子、嘴甜爱跟人打招呼的小女孩。

她更是一家人的宝贝。程勇是一名海员,需要长年出差。生了婷婷之后,王萍特意辞职回家带了3年孩子,直到送孩子进了幼儿园,她才重新开始工作。

常年在外出差的程勇很少有时间送女儿上学,没想到这一送,竟是永别。

直到现在,王萍也想不通,“孩子怎么就能没了?”她和丈夫一遍一遍地问着来看望他们的人,有时像是在自问自答,“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避免出事,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姓张的“校车”司机今年37岁,是园长赵某的丈夫,所谓的“校车”就是一辆普通的私家轿车。“我当时心想,这个幼儿园都是他们自己家的,能不上心吗?”王萍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才放心把孩子交给他来接送。

婷婷家楼下的一位大爷说,常看见一个司机来接送婷婷,个子不高,看着也算规矩,“有时车里有两三个孩子,有时就婷婷1个。”接孩子的车也总换,事发当天,司机开的是一辆别克轿车。

这一天,“校车”里只接了婷婷一个孩子。据记者了解,司机张某把婷婷从家接走后,车停到幼儿园门前,因维修刹车而将孩子遗忘在车内。直到下午,张某来教室接孩子放学,老师说孩子一天没来上课,他才突然想起孩子还在车里。

“只接1个孩子还忘了?你这趟是干什么来的呢?”“老师明知道孩子一天没来,为什么不跟家长联系一下呢?”王萍说起这些,气得话都说不清楚。她在家里哭得几乎昏厥。

她说,幼儿园老师从不跟家长联系,平时如果孩子不去,只有园长会打电话来询问,“也不是每次都打”。孩子出事后,家属想调看幼儿园的监控录像,得到的回复是,门口和医务室的监控要么是坏的,要么没有插内存卡。

在很多幼儿园,从接孩子、到校、放学、送孩子,每个环节都有人负责,并随时跟家长联系。程勇说,整整一个白天,任何一个环节、任何一个人哪怕多想一下,再认真一点,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这个园的管理太不规范了!怎么没人管管呢?

“黑园”存在多年为何无人监管

直到悲剧发生,这对夫妻才想起来,当初并没有找园方要求查看其办学资质。事发后,他们致电河东区教育局,得到的答复是:这家幼儿园不属于教育局管辖的民办一类园和二类园,未在当地教育部门备案。

也就是说,这是一家接收了众多儿童却没有任何办学许可的“黑园”。附近居民说,这家幼儿园从之前的住宅楼里,搬到现在的小平房,存在了很多年。

目前,天津市共有幼儿园1868所,其中民办幼儿园400多所。随着新一轮人口出生高峰和外来人口的涌入,仅靠现有的公办园,远远无法满足人们对学前教育资源多种多样的需求。在社区中、居民楼里,一批收费低廉、看管孩子的“家庭式”幼儿园也应运而生。

为了改变民办园缺乏标准和监管的问题,天津市先后出台了民办一类幼儿园、民办二类幼儿园和民办学前教育服务点的设置标准,对不同标准的幼儿园进行分类管理。前两者需要区县教育部门审批和管理,后者也需报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备案。

按照三类幼儿园开办软硬件标准,阳光双语幼儿园都不符合标准,因此无法通过各相关部门的审批。也正因如此,反而使其处于监管真空,无人过问。

王萍说,婷婷所在的班有20个孩子,只配备1名老师,“谁也不知道那些老师有没有幼儿教师资格证”。

“我们当然知道公办园正规,可是确实进不去啊!”王萍说,眼看着这家幼儿园每年都在大张旗鼓地招生,身边也有邻居和一些打工者把孩子送去上课,“谁能想到是‘黑园’?既然是‘黑园’,为什么开了这么多年没人管?”

9日,天津市河东区相关负责人到家里看望了程勇夫妇,并表示,“事情发生在辖区内,我们负有监管责任”。据悉,该区正在对辖区内所有学校和教育机构进行排查,避免类似惨剧再次发生。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幼儿园,在很多人口密集的居民区都存在。天津一位公办幼儿园园长表示,“无主”幼儿园的监管处于真空状态,看似为家长解决了孩子入托难题,但在设施、饮食、教育、安全等方面却存在很大隐患,“如不加强管理,出事是早晚的”。

(责任编辑:赵佳)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图说陕西

热门搜索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