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图说陕西

【冷暖·教师节特辑】

当老师遇到“不听话”的学生 授业解惑于无声处听心声

作者:李轲暄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6年09月09日15:30

当老师遇到“不听话”的学生 授业解惑于无声处听心声
下一页

能教一群听话的学生,应该是每个老师都希望的,然而有这么一群学生,他们却很难去听老师的话,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安静的世界里。在第32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一起走进西安市第二聋哑学校,看这里的老师们如何面对一群“不听话”的孩子。

从普通学校到聋哑学校 追求的只是一起成长的快乐

见到洪丹丹老师的时候,她正在给高一年级上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她先自己伴随着夸张的口部动作大声示范朗读,然后每一句用熟练的手语逐一解释,虽然声音微弱、语调不准,但下面的学生有的已经可以跟着她读出一些课文了。

“还剩下三年就退休了,刚好把我这两届学生带到高考,我从事过行政工作,经过商,但还是觉得自己最热爱教师这个职业”,洪丹丹老师略带不舍地告诉记者,当年公办教师分流,自己就来到了这里,这已经是她在西安市第二聋哑学校呆的第十八个年头了。

“这里跟普通学校最大的区别,就是这里的学生更加需要老师”,洪老师说,自己一开始来到这里任教,也经过了一些思考和迷茫的阶段,但是很快,自己就被学校其他老师在教学中的行动和精神深深打动了,“慢慢的我发现,我喜欢上跟学生们在一起的感觉,我喜欢在教学一线的体验,跟学生们一起快乐一起成长。”

谈及在这里当老师的快乐,洪老师说,这里的学生更加需要老师。当看着一个个学生从与人沟通都很困难,到慢慢学会多种交流方式,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再到考上大学走向社会能自力更生,相比于普通学校,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要比任何地方都紧密得多。

排演课堂剧为加深学生理解 语言不通从未影响沟通

作为高中语文老师,让学生掌握基础知识的同时,还必须要加深他们的理解。为了让学生们更好地理解所学课文和古诗等内涵,洪老师启发自己班上的学生把课文排演成为课堂剧,通过自编自演来理解文章和人物。

“向《离骚》、《孔乙己》这些较为晦涩难懂的文章对学生来说是一个难点,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展现出来了老师们都想不到的创意和想法”,洪老师告诉记者,在接触中她发现,这些学生较普通人拥有更加敏锐的视觉、触觉和观察能力,常常能够从不同角度来看待问题,有他们自己独有的优势,听说的障碍越来越不明显,“心领神会”这四个字在他们身上表现的最淋漓尽致。

14岁失聪却走上了书画道路 从教25年越活越年轻

在采访过程中,教学楼一间打开门的办公室内的一面墙上张贴着水墨写生的作品,一位男老师正在几案前手握毛笔,认真地临摹着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全身专注,安静超脱物外。经洪丹丹老师介绍,这名男老师叫陈少毅,是学校里唯一的一位残疾人教师。

陈少毅老师表达能力很好,他告诉记者,14岁那年因为生病永远失去了听力,一时间孤独和寂寞袭来,在这种状态下,自己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专注于学习书法和画画,就这样一直坚持下来,后来从事聋人教育和文化工作,一干就是25年。

五十多岁的陈老师看起来不过四十上下,精神状态十分良好,他说自己平时最喜欢的事就是带着学生到自然界去写生,学生们非常喜欢这样的教学方式,“他们听不见说不了,就更要让他们置身于其中,让他们用身体去感受环境,拓宽他们的视野。”

不仅教学生还要教家长 希望社会更多支持残疾人教育事业

“绝大多数的学生家长都不会手语,所以学生们的基础都不好,所以我们很多时候不仅要把学生教好,还要教学生家长”,陈老师说,家庭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之所以很多聋哑学生的知识基础不好,认识能力有限,是因为在家庭的学习极为有限,而普通学生很多教育都是由父母完成。

拥有多年教学经验的陈少毅,结合自己亲身生活和学习经历,到目前已经出版了三本关于聋哑人文化的专著,他说,聋哑人更需要读书,而且要读属于他们自己的书。

从教25年的陈老师谈及教学颇有感触,他认为,聋哑人和普通人的差异并不大,这些差异和歧视的来源不是人本身,而是社会。希望整个社会能够更多的关注聋哑人文化教育事业,更多支持这一弱势群体的生存和发展。 文/图 李轲暄

【1】【2】【3】【4】【5】【6】【7】【8】【9】【10】【11】【12】【13】【14】【15】

(责任编辑:任虎鹏  王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