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浐灞生态区

浐灞流域奇特的黄土台原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

作者:    2016年08月09日09:49

浐灞之间有许多大小不等的黄土台原,构成这一地区的基本地貌。其中影响较大的黄土台原分别是白鹿原、龙首原和铜人原。

(1)白鹿原

白鹿原是西安地区最大的黄土台原。此原位于灞河与浐河之间,在炮里一带又被称作炮里原,在狄寨一带称作狄寨原。长度25公里,宽6至9公里,原面海拔高度在600米至780米之间,高出灞河240至300米,高出浐河150米至200米。原由东向西北倾斜。因原面与河谷高差悬殊,加之地质运动的影响,原边崩塌、滑坡现象严重。

白鹿原的名称与一只白鹿有关。白色是代表纯洁的颜色,鹿是我国古代的一种瑞兽;白鹿就代表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相传周平王东迁洛邑之时,曾见到白鹿出没于此原之上。当时认为这是吉祥的征兆,于是此便有了“白鹿原”的名称。显然,白鹿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地名,距今已有2770多年的历史。

传说未必可信,但它从一个重要的侧面反映出白鹿原有它神奇的一面。撇开这些传说不谈,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白鹿原也确实是个重要的地方。这个黄土台原之所以重要,首先是因为它是长安东南部的制高点。原面高爽开阔,南接武关,北扼浐灞,俯视长安,战略地位突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古人往往称之为“灞上”,并在诗文中多有涉及。

早在春秋时期,秦穆公就在原上修建灞城,作为咸阳东面的军事要塞。秦始皇在统一中国的过程中,曾亲迎王翦,送之灞上。后来刘邦西入关中,也曾屯军灞上,迫使秦王子婴不战而降。像这样的例子很多,说明白鹿原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其次,这个黄土台原风景相当优美,被认为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周秦汉唐时期,特别是汉唐时期,许多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纷纷在这里建立别业;一些著名的高僧,也在这里修建寺院;还有一些亲王、公主、剌史把这里作为自己的归宿之地。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的墓志达百余方,说明汉唐时期,这一带是人类活动的重要场所。

当然,白鹿原的历史,并不是一片辉煌,也有曾经衰落的时期。宋代以后,与整个关中地区的形势一样,白鹿原逐渐失去了昔日的荣光。晚清时期,白鹿原上甚至流传着这样的民谣:“白鹿原、浐河滩,满目荒凉少人烟,凄风苦雨茫茫雾,野狐恶狼行路难”。可见,当时白鹿在衰败到什么程度。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近代以来白鹿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现在的白鹿原已经摆脱了贫穷落后的状态,成为重要的纺织印染基地。

(2)龙首原

龙首原也是浐灞地区著名的黄土台原,隋唐长安城就建在龙首原上。龙首原头至渭水,尾至樊川,东界浐河,西至丰水,范围相当广大。龙首原的东边是白鹿原。白鹿原西尽浐川,则浐水之西即为龙首原。也就是说,龙首原东到浐水,与白鹿原隔水相望。

开皇二年(公元582年),隋文帝杨坚令宇文恺负责规划设计和督造新都城。宇文氏在规划建造大兴新都前,遍访了北魏都城洛阳、曹魏都城邺城,从中吸取城市建设的经验。经过考查,最后选中了龙首原,并突破了旧城市建设思想的束缚,充分考虑自然条件和经济因素的影响,结合城址龙首原一带的地形特点,对城市建设进行了周密的规划设计。采用先建城墙、再辟道路、修建坊里的施工程序,使新都在总体上气势恢宏、布局整齐;又充分利用了地形的变化,使建筑高低错落,参差有秩,独具特色。充分反映出宇文恺的杰出设计才能。

隋代粉建的新都称作“大兴城”,唐代改名为“长安城”。大兴城建在汉长安城东南的龙首原一带。此地北有渭河,地势略显低平;南部岗峦起伏,形同天然屏障;东临灞水、浐水,可得舟楫之利;西部有浐水和届水遥相呼应,可分水入城;中部龙首原地势高爽平坦,川原秀丽,卉物滋阜,能够满足宏大都城的土地需要,是一块符合封建帝王所崇尚的风水宝地。整个地貌具有虎踞龙盘、山青水秀之势,水源充裕,交通方便之优,又有源长流远、江山永固的象征,还因“龙首”起城,含有蛟龙入海、前途无量的寓意,使得封建帝王的社会理想和审美理想得到完美的结合和形象的体现,并尽皆融入到都城建筑与自然景物的和谐统一之中。隋唐长安城中有许多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其中与浐灞地区关系较为密切的建筑群主要大明宫和兴庆宫。

大明宫位于长安城东北部的龙首原上,是一座相对独立的宫城,面积约32 公顷,地势居高临下,气候凉爽宜人。在三大宫殿群中规模最大,有四省、七阁、十院、二十六门、四十殿以及为数众多的楼台亭观,总计数量多达100余处。含元殿异常高大、雄伟、豪华,是长安最杰出的建筑。王维曾用“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诗句描写含元殿的雄伟气势。

此外,浐灞地区的西北部在隋唐时期属于禁苑,故禁苑也与本地区有关。禁苑位于长安宫城北面(隋为大兴苑),东西27.5 公里,南北23 公里。南面苑墙即长安的北城墙,北至渭河南岸,东临浐水,西面包括汉长安旧城。苑中树木茂密,建筑疏朗,皇帝多在此游憩娱乐,狩猎放鹰,此外还兼驯养野兽、马匹,供给宫中果菜鱼禽。苑内有鱼藻宫、九曲宫、望春宫、梨园等24 处重点建筑。著名的“鱼藻宫”在大明宫正北。引灞水入“鱼藻池”,池中堆筑山岛,岛上建鱼藻宫,皇帝常在此宴乐或观彩舟竞渡。东内苑在大明宫东南隅,南北1000 米、东西约500 米,苑内有龙首殿、龙首池及教场、马坊、马球场等。

(3)铜人原

铜人原又称“洪庆原”,位于灞河以东,临潼斜口以南,即骊山西侧的山前台状高地。原面海拔550至700米,因受骊山沟谷切割,原面已经支离破碎,以条块高地呈阶梯状向西北倾斜。

铜人原之所以著名,主要是因为它与十二金人有密切的关系。十二金人是秦始皇时代的东西。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曾经在首都咸阳铸造过十二个巨大的铜人,史书上称之为“十二金人”。十二金人是秦代最大的青铜器,在历史上存在了五百多年时间,曾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因此,学术界对十二金人比较重视,有关秦汉史的专著中,都写上了秦始皇铸造十二金人的事。但是,由于十二金人已不复存在, 加之文献中对十二金人的记载很不一致,一般人对十二金人知之甚少。这里谈谈十二金人的来龙去脉,同时说说十二金人与浐灞地区的关系。

关于十二金人的由来,史书上有不少记载。如《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载:“二十六年,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簴金人十二,各重千石,置廷宫中”。同书卷87《李斯列传》载:秦既并天下,以李斯为相,“夷郡县城,销其兵刃,示不复用”。卷99《叔孙通列传》载:“天下合为一家,毁郡县城,铄其兵,示天下不复用。”卷112 《平津侯主父列传》载严安上书云:“秦王吞食天下,并吞战国,称号皇帝,一海内之政,坏诸侯之城,销其兵铸以为钟簴,示不复用。元元黎民得免于战国,逢明天子,人人自以为更生。”《汉书》卷64上《吾丘寿王传》亦有类似记载。这些记载说明,十二金人是秦始皇在统一全国后用所收天下兵器铸成的。

秦始皇为什么要铸造十二金人?首先,秦始皇统一全国后,面临着兵器过剩的重大问题。据史书记载,战国末期,兼并战争不断升级。在旷日持久的大规模的兼并战争中,齐、楚、秦、燕、赵、魏、韩诸国都曾大量制造过刀、剑、戈、矛等不同性能的兵器。从各国军队的数量推测,兵器总数当在1500万件以上。 秦统一中国后,六国军队被消灭,但他们所使用的兵器却遗留下来。这些兵器或保存于官府,或散落在民间,都成为过剩的东西。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成为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对统一局面产生消极的影响。因此,怎样处理这些兵器是始皇君臣需要考虑的问题。其次,秦始皇统一全国后,临洮地方官上报:在临洮出现了十二个身高五丈,足长六尺的“大人”。据《说苑》、《淮南子》、《三辅旧事》、《永乐大典》等书的记载,这些“大人”很可能是临洮地方官编造出来的,但秦始皇对此深信不疑,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符瑞”, 是天下统一的象征,应该予以宣传、纪念。如何宣传、纪念临洮大人,也是摆在秦始皇面前的一个问题。这两个问题凑在了一起,便使始皇君臣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用兵器铸造金人的事。如果用兵器铸造十二金人,一来可以很好地解决兵器过剩的重大问题,消除天下不安定的因素,二来可以纪念临洮出现的符瑞,宣传天下统一、偃武修文的思想,可谓一举两得。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秦始皇才做出了销毁天下兵器,铸造十二金人的决定。如果说当时没有收缴天下兵器之举,就不可能聚集大量的青铜原料,就不可能铸造十二个巨大的金人;如果没有临洮出现“大人”之事,或者秦始皇不重视这一符瑞,铸造十二金人也就无从谈起;如果秦始皇在统一之后没有偃武修文的思想,当然也不会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销毁兵器,铸造十二金人。可以说,十二金人是时代的产物,是秦始皇巩固统一的某些措施所造成的结果。

十二金人的铸造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收缴天下兵器,运至都城咸阳销毁,提炼铸造金人所必须的青铜原料。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天下刚刚统一, 秦始皇就下达了收缴天下兵器的命令。当时尚未修筑“驰道”、“直道”、“五尺道”, 还没有形成遍及全国的交通网,因此,要把散布在全国各地的兵器收缴上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由于秦始皇对收缴兵器的事十分重视,且又有雷厉风行的作风,因而此项工作进展较快,大概用了半年多时间。第二阶段,在咸阳兴建大规模的冶铜和铸器工场,征集冶铸能手,制造金人模型。虽然史书上没有这样的记载,但铸造十二金人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巨大工程,必然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必然要有专门的冶铸工场。正如翦伯赞先生所说,当时咸阳“一定有大规模的冶铜和铸铜工场的存在。”要问这个工场在哪里,现在还不能断定。《三辅黄图》卷1咸阳故城条言,钟宫,在户县东北二十南郊区一带。冶铸工场建好,青铜原料准备充分之后,接下来就要制造金人模型。先制母范,然后翻成铸范,以备铸造之用。第三阶段,熔铜浇灌,修饰成器。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即着手铸造金人。先烘范、合范,然后把提炼好的铜、锡、铅按照一定的比例渗合熔化,浇入范内。由于金人结构极为复杂,又特别高大,不可能一次铸成,故肯定应用了部件合铸的技术。待金人铸成后,去范凿磨,又经过一翻雕饰,才算大功告成。

十二金人的相貌,文献中没有具体的描述。但《汉书?五行志》载,十二金人“皆夷狄服”。另外,据张衡《西京赋》、《水经注?河水注》、《后汉书?方术传》记载,秦汉魏晋时期,人们常常把十二金人称为“金狄”或“铜狄”。这些称谓与金人身上的铭文和《汉书?五行志》的记载相互印证,说明十二金人是“夷狄”而不是汉人。这些金人至少在相貌和服饰上带有当时西北少数民族的某些特征。至于十二金人的姿态,历来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观点认为十二金人为立像;另一种观点认为十二金人是坐姿。十二金人胸前皆有铭文,铭文内容相同,即:“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改诸侯为郡县,一法律,同度量,大人来见临洮,其大五丈,足迹六尺。”需要说明的是, 十二金人虽同为“夷狄”坐像,但每个人的服饰和相貌肯定是不完全相同的,肯定会有自己的特点。具体情况怎样,已不得而知了。

十二金人的大小,史书记载也不一致,其实际高度当以三丈为是,合今6.93米。显然,十二金人是异常高大的。十二金人的重量,文献记载也有分歧。《史记.秦始皇本纪》作“各重千石”,秦代一石合今120斤。重千石即重十二万斤。《三辅旧事》作“各重二十四万斤。”这是两种有代表性的观点。

据《三辅黄图》的记载,十二金人铸成之初,可能安放在咸阳西南郊区一带的“钟宫”之中。阿房宫前殿修成后,十二金人被移至阿房宫。《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说的“置廷宫中”,即指此而言。秦朝灭亡后,阿房宫毁于战火,十二金人被掩埋在废墟中。刘邦建立西汉,定都长安后,对十二金人采取了保护的态度,派人将十二金人运到长乐宫之大夏殿安置。王莽夺取西汉政权后,建立“新”朝,实行托古改制,对十二金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据《汉书?王莽传》载,一天晚上,王莽梦见有五个金人起立,以为是不祥之兆,又想起金人胸前有“皇帝初兼天下”之语,觉得很不吉利,遂派尚方监的工匠凿去了那五枚金人胸前的铭文。这是对十二金人的第一次破坏。不过这次破坏较轻,十二金依然存在。

东汉末年,外戚与宦官交替专权,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一时间军阀混战,狼烟四起。董卓自关东西退,入居长安,为了与关东联军对抗,制造新的货币,对十二金人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后汉书》卷72《董卓传》载:汉献帝初平元年(公元190年), 董卓“坏五铢钱,更铸小钱,悉取洛阳及长安铜人、钟簴、飞廉、铜马之属以充铸焉。”毫无疑问,这是十二金人遇到的一场空前的浩劫。 在这场劫难中,十二金人有多少被毁,《后汉书》、《三国志》均无明确记载。晋人潘岳在《关中记》中说:“董卓坏铜人,余二枚徙清门里。”据此,十二金人中有十枚为董卓所毁,剩下的两枚被运至清门里,幸免于被毁的厄运。

三国时期,魏明帝曾想将最后两枚金人运往洛阳,但却未能如愿。裴松之为《三国志》作注,在魏明帝徙金人事下注释说:“《魏略》曰:‘是岁,徙长安诸钟簴、骆驼、铜人、承露盘。盘折,铜人重不可致,留于霸城’……《汉晋春秋》曰:‘帝徙盘,盘折,声闻数十里。金狄或泣,因留霸城。’”这里所说是钟簴当为十二金人之外的普通钟簴,骆驼指铜质骆驼,铜人即指最后的两枚金人,承露盘指汉武帝所造仙人承露盘。金人哭泣当然是不可能的,恐怕只是传说。实际情况是金人太重,运起来十分困难,故留在了霸城,即今西安市灞桥东部一带。后来,著名方士蓟子训曾在霸城“摩挲”过这两枚金人,并对人讲:当他见到金人时,离铸造金人的时间已将近五百年了。由于这两枚金人在灞桥东部一带放置的时间较长,这一带地方便被称作“铜人原”了。直到十六国时期,后赵皇帝石季龙才令将军张弥把这两枚金人运至邺都。最后,前秦皇帝苻坚又派人将这两枚金人运回长安销毁。至此,十二金人全部消失。这就是十二金人的结局。

十二金人是秦汉时期最大的青铜器,是秦代手工业史上的壮举。这些金人是时代的产物,不仅有特殊的政治意义,而且反映了秦代高超的冶铸能力。令人遗憾的是,这些金人都被人为地破坏了。但是,十二金人在历史上的影响是不能磨灭的,铜人原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除十二金人之外,铜人原还是唐代许多达官贵人的墓地所在。在为数众多的古墓中,有一座是天文学家张遂的坟墓。这座墓虽不起眼,但很重要。因为它的主人是中国古代杰出的科学家。张遂是唐代著名的高僧,法号一行,人们在习惯上称之为“僧一行”。他是唐初功臣张公瑾的后代,因精通天文历算而受到唐玄宗的重视。他在担任宫庭天文顾问期间,主持制定了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历法《大衍历》。这部历法行用了好几百年时间,还传到了朝鲜、日本等国,在世界上产生了广泛影响。他是世界上最先发现恒星运动现象的科学家,比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哈雷发现这一现象整整早了一千年。他还是世界是第一位实际测量子午线长度的科学家。通过在全国十二个地方的实测,证实日影长短与北极星高度成正比,每隔351里80步,北极星高度相差1度,这在事实上已经说明地球是圆的。他所测量的子午线的长度,与现在精确测量的结果相比,只差17公里。更重要的是,他开创了人类通过实际测量认识地球的途径,为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一行去世后,唐玄宗很哀伤,下令将他埋葬在铜人原,在墓所修建灵塔,并且亲自撰写了碑文。可见一行在唐玄宗的心目中也占有重要地位。

(责任编辑: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