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

独具特色的灞陵

作者:    2016年07月26日11:17

灞上不仅是战略要地,而且被视为大宜子孙的风水宝地。汉文帝和他的母亲及妻子都埋在这里。从某种意义上说,汉文帝灞陵是西汉时期重要的文化遗存,灞陵的制度、规模和文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西汉时期的文化。本文主要根据文献资料,佐以考古资料,对灞陵一带的地理环境,汉文帝与灞陵的修建,灞陵的形制与结构以及灞陵所反映的西汉礼仪文化作以探讨。

(1)灞陵陵址的选择

灞陵是汉文帝刘恒的陵寝,位于长安东南三十里,灞水西岸的白鹿原上。

灞陵是汉文帝生前亲自选定的归宿地。西汉十一个皇帝的陵墓,除文帝灞陵在白鹿原和宣帝杜陵在今西安市东南郊的杜陵原上以外,其余九陵均在今西安市北面渭河北岸的咸阳原上。《汉书?楚元王传》载:“孝文皇帝居霸陵,北临厕,意凄怆悲怀,顾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为椁,用纻絮斮陈漆其间,岂可动哉!’张释之进曰:‘使其中有可欲,虽锢南山犹有隙;使其中无可欲,虽无石椁,又何戚焉?’夫死者无终极,而国家有废兴,故释之之言,为无穷计也。孝文寤焉,遂薄葬,不起山坟。”因此,文帝死后,遗诏要求葬灞陵,因山为坟。

古人是非常重视选择陵墓位置的。在汉代,十分流行讲求“风水”,也就是“辨其兆域”。把帝王陵墓安置在什么地方,是经过精心选择后确定的。汉文帝把自己的陵地选在今西安市东南的白鹿原上,远离传统的西汉陵区渭北咸阳原上,除上述灞陵所处的地理优势外,还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刘庆柱先生认为可能与以下四个方面的情况有关:第一,惠帝刘盈和文帝刘恒为兄弟辈份,前者已葬高祖长陵旁边,后者若再葬入咸阳原汉陵陵区,位置无法安排,只好另择茔地。第二,吕后已与高祖合葬于长陵,文帝之母薄姬又无法以皇后身份在长陵陵区安葬,因此,只得另择陵区。第三,文帝曾在汉长安城东北修筑了渭阳五庙,文帝灞陵与渭阳五庙南北相对,颇似京师两翼,对称分布于都城两边,灞陵葬“人君”,五庙祭“天神”。第四,文帝预建寿陵要“依山为陵”,白鹿原北端非常适合斩原为崖,凿崖为墓。上述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

(2)汉文帝与灞陵的修建

汉文帝刘恒为汉高祖刘邦第四子,生于公元前202年,母亲为薄姬。高祖十一年(前196年),高祖诛陈豨,定代地,刘恒被立为代王,都晋阳(今山西太原市南),后迁中都(今山西平遥西南)。刘邦之后,惠帝刘盈软弱无能,吕太后执掌大权,不断扩充吕氏势力,企图篡权。高后八年(前180年),吕太后死。吕禄、吕产害怕被诛,阴谋作乱。丞相陈平、太尉周勃、朱虚候刘章等人合谋诛除诸吕,一举成功。大臣认为,“代王方今高帝见子,最长,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谨良。且立长故顺,以仁孝闻于天下,便。”丞相陈平、太尉周勃等朝臣决定派使者去代国迎立代王刘恒为帝。连做梦都没想到过当皇帝的刘恒,经精心打探虚实和再三谦让后,于公元前180年即皇帝位。时年23岁。

汉文帝即阼,正值政局变乱。中央政权动荡不安,地方势力相当强大;社会经济还未从战争创伤中复苏,国家贫穷,民生艰难,“岁一不登,民有饥色”;外族匈奴南侵,威逼京师长安。有鉴于此,汉文帝继承汉惠帝、吕后时期的黄老思想,推行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的政策。

对付匈奴,汉文帝采取和与战相结合之策。西汉初年,匈奴势强,屡屡犯边。文帝伊始,与匈奴复修和亲,以稳固汉朝政权。但随后匈奴不能信守盟约,于前元三年(前177年)和前元十四年(166年),驱骑入塞,文帝奋以反击。后元二年(前162年),匈奴提出和亲,汉文帝表示欢迎。文帝以怀柔之策应对匈奴,赢得了边境的相对安宁。

汉文帝审时度势,身体力行,开启“文景之治”,为历代人民所称誉。

后元六年(前157年)六月,文帝死于未央宫。遗诏:“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要求薄葬,陵中明器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

西汉统治者对帝陵修筑十分重视。修筑工作由专门机构——将作大臣和大司农直接负责。天子从即位的第二年开始就起用工匠,为其营造陵墓。营建帝陵是汉代国家的首要工程。人们把这种生前营造的陵墓称作寿陵。《后汉书?礼仪志》大丧条下刘昭注补引《汉旧仪》:“天子即位明年,将作大匠营陵地”,《晋书?索綝传》:“汉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天下贡赋三分之,一供宗庙,一供宾客,一充山陵。”在厚葬盛行的汉代,山陵费用十分惊人。节俭为天下先的汉文帝虽力求薄葬,但用于修建灞陵的费用也不少。

灞陵陵区除葬有汉文帝外,还有其母薄太后及妻窦皇后的陵墓。薄太后生于秦代,汉高祖刘邦灭魏时纳入汉宫,生子刘恒。公元前180年,吕后死,大臣们以“薄氏仁厚”为由,迎立刘恒为帝,是为汉文帝,并尊薄氏为皇太后。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薄太后去世,因刘邦的嫡配吕后已合葬长陵,其孙景帝刘启按照薄氏的意愿,营建于汉文帝霸陵以南,以便“左望”其夫高祖刘邦的长陵,“右望”其子文帝的霸陵。当时人称“南陵”。此后,唐代称“薄陵”,近代称“薄姬冢”。窦皇后,汉文帝刘恒之妻,景帝刘启之母。清河观津(今河北衡水东)人,少时家贫,常采桑养蚕。吕后时被挑选入宫,后赐给代王刘恒为姬。刘恒即位后被立为皇后。公元前156年景帝刘启即位,她被尊为皇太后。其后身居尊位达四、五十年,其间,崇尚黄老之学,完成历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史载,建元六年(公元前135)窦皇后卒,葬白鹿原南,与文帝霸陵分居原之两端,属合葬。因其位于霸陵南,故称南园。

(3)灞陵的形制与特点

作为西汉时期修建的第三座帝王陵墓,灞陵在秦汉时期的帝王陵墓中独树一帜,很有特点。其显明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①因山为陵

灞陵是秦汉时期唯一一座“因山为陵”的帝王陵,开创了我国古代因山为陵的先河,为后代帝王所效仿,在历史上有重大影响。因山为陵,以自然的山峰为陵丘,凿崖为墓,修建陵园。

灞陵陵丘,以自然山峰为主,正面经人工修正,略呈金字塔形。最高处海拔684米,与河谷高差250米,气势雄伟。两侧箕形山凹对称,成弧形之势,远远望去如同凤凰展翅,当地称“凤凰嘴”。

②地面建筑简素

经过两千多年的历史岁月,灞陵的地面建筑已荡然无存。上世纪初,日本学人足立喜六考察此陵时,陵前有一株巨大的古柏。树下有清代毕沅所立碑石,刻“汉文帝霸陵”等字。另有宋元以后所建碑碣二十五通。现在所能看到的灞陵为多层阶地,其中第二阶较为宽大,长宽80米见方,地面上有少量汉瓦及卵石。现存11通清代碑石。其中比较重要的有“康熙二十七年御制碑”,“雍正元年祭祀碑”,“乾陵二十五年御祭碑”,“嘉庆二十四年御祭碑”等。据考古调查、钻探和发掘材料,结合文献记载,灞陵的地面建筑主要有陵园寝园与陵庙等相关建筑。

汉承秦制,在帝王的陵丘四周,有用夯土筑成的垣墙。灞陵“因山为陵”,陵园形制尙不清楚。目前,考古学者还未发现陵园遗址。依《汉书》卷二十七:汉成帝永始四年(前13年)六月甲午,“孝文霸陵园东阙南方灾”。可见灞陵四周当筑有垣墙,且四面门外有门阙。

灞陵近况

寝殿是陵上礼仪活动的经常性的重要场所,举行重要的祭祀活动,陈设皇帝的衣冠、几仗、象生之具,由宫人像生前一样俸奉。便殿是寝殿旁边休息闲宴的场所,主要功能是存放皇帝、皇后生前用过的衣物以及为皇帝、皇后举行葬仪时所用的器物;进行一般祭祀活动;举行重大祭祀活动前后,供参与者休息闲宴。西汉初期,帝陵的寝殿置于陵园之内。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年),高祖长陵寝园的便殿发生火灾,董仲舒建议“高园殿不当居陵旁”。大约到西汉中期,寝殿便移出陵园外。灞陵的寝园是置于陵园内还是陵园外,目前尙不清楚,有待于进一步考古发掘和研究。

汉代陵墓除设有陵园和寝园外,礼仪建筑还有陵庙。文帝灞陵的陵庙是文帝死后,景帝前元元年(前156年)建造于灞陵附近。陵庙的规模恢弘,周围筑有墙垣,内有正殿、殿门和阙等建筑。正殿曾在汉昭帝元凤四年(前77年)五月丁丑遭受过火灾。目前,陵庙的具体形制仍不清楚。陵庙是祭祀活动的主要场所,每月要从寝殿取出先帝的“衣冠”送往陵庙祭祀,称作“月游衣冠”。文武大臣碰到重要事情,也要参谒陵庙。

③地下玄宫较小

汉文帝灞陵因山为坟,墓室营筑方法、建筑结构与其他“堆土成坟”的汉代帝陵是不一样的。目前,灞陵未经发掘,墓室结构不甚明了,只能从已发掘的西汉时期“依山为坟”的诸侯王墓得以窥知一二。

西汉诸侯王陵墓多采用因山为陵的形式。如已发掘的河北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山东曲阜西汉鲁王墓等。作为诸侯王,刘胜地位特殊,他的陵墓不少地方仿照了皇帝的葬仪,有助于我们了解灞陵结构。刘胜夫妇的两座墓,都是凿石为墓。刘胜墓全长51.7米,最宽处37.5米,最高处7.9米,由墓道、甬道、两侧耳室、前室和后室组成,前室内原来建有瓦顶木屋,后室则用石板建筑,象征生人居住的卧室,也就是便房。便房内一侧置棺,另一侧是个套间,系沐浴更衣之地。刘胜夫妇均着以玉片、金丝编缀的金缕玉衣,属天子等级。据明人何景明《雍大纪》记载,灞陵曾经因秋季灞水冲激,冲出石板五百余片,可见汉文帝是坚持以石为棺椁的。从墓室结构上说,“因山为陵”的灞陵应当是一种崖墓。有学者指出,凿山为藏的大型崖洞墓是汉代新兴的一种墓葬形式。楚元王刘交墓可以说是目前所知最早的一座。此墓为大型甲字型凿山为藏的墓葬,有石砌墓室、墓道、甬道,并带有耳室,其墓上有封土。

④陪葬墓富有亲情。

灞陵的陪葬墓主要有薄太后陵和窦皇后陵。这两座陵墓的主人一个是汉文帝的母亲,一个是汉文帝的妻子,都与汉文帝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薄太后陵,位于西安市城东南浐、灞两河之间的狄寨原上。据测,薄太后陵北距霸陵三公里,封土夯筑而成,呈覆斗状,底部东西140米,南北173米,顶部东西40米,南北55米,封土高29.5米,四周尽成农田。门阙及垣墙遗迹宛然犹在。陵墓南侧有清乾隆年间陕西巡抚毕沅所立碑石1通,上书“汉薄太后南陵”。

窦皇后陵,位于西安市灞桥区霸陵乡任家坡村西南200米处,西北距汉文帝霸陵2000余米,陵平地起冢,形如覆斗,底部东西长137米,南北长143米,顶部东西30米,南北35米,封土高19.5米。陵园的西墙和南墙部分城垣遗迹尚存。陵之附近,还有专为陵园建筑烧造砖瓦的窑址。1966年陕西省考古所在陵园西墙以西1000米处发掘了总面积约为2500平方米的从葬坑47个。窦皇后死时,正值汉兴七十余年,国力富庶,其陵墓的规模及从葬坑的出土文物,反映了汉前期经济发展的水平。

(4)灞陵所反映的陵墓文化

西汉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前期的鼎盛时代,也是我国传统礼仪文化的重要发展阶段。我国古代统治者认为,礼仪能“通神明,立人伦,正情性,节万事”,极为重视礼仪典章制度。

西汉帝王陵墓的修筑,充分反映了古代统治者“事死如生”的丧葬思想。首先,西汉帝陵地面建筑的布局,受到都城建制的影响,是现实生活的写照。高祖和吕后两座陵墓在同一陵园内,文帝灞陵和窦皇后陵各筑一园,窦皇后陵位于灞陵东南2000余米处。若把帝陵陵园比作皇宫——未央宫的话,则皇后陵陵园象征长乐宫。西汉时,皇帝一般比皇后去世早,父死子继,原来的皇后就成了皇太后。自惠帝始,皇帝居未央宫,太后居长乐宫。长乐宫在东,称东宫,未央宫在西,称西宫。宫城的这种布局和称谓,对皇帝和皇后陵的相对位置有直接的影响。陵墓居陵园中央,陵园四面各辟一门,其形式和未央宫的主体建筑——前殿在宫城中央、四面各辟一宫门的布局也是非常相似的。

其次,帝王陵墓的随葬品也做到生人所有的应有尽有。汉文帝灞陵因山为陵,独具特色,墓室结构也仿生前宫室而成。如后室仿照皇帝生前的居住和飨宴之所,一侧置棺,一侧是沐浴的地方。帝陵中的随葬品则五花八门,尽享生人之有。

以节俭著称的汉文帝生前要求薄葬,灞陵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实际上并非如此。汉武帝时,“会人有盗发孝文园瘗钱”,灞陵的随葬钱币被盗掘。西晋末年,“三秦人尹桓、解武等数千家,盗发汉霸、杜二陵,多获珍宝。”灞陵又遭到盗发,且盗墓者“多获珍宝”。可见灞陵薄葬并非事实。

西汉帝陵中,汉文帝灞陵颇具特色。因山为陵,开时代之先,为后世效仿;力主薄葬,被传为千古佳话。同时,和其他西汉帝陵一样,反映了当时的丧葬习俗文化,直接体现了阶级社会的本质。

(责任编辑: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