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

举世闻名的半坡

作者:    2016年07月26日11:15

半坡遗址位于陕西西安市东郊浐河东岸半坡村北,是六七千年前的黄河流域仰韶文化的典型代表。它保存着我们祖先在原始氏族公社时代活动许多真实的图景,形象地反映了当时半坡社会经济生活和文化状况,半坡遗址在我国新石器时代的研究中占有重要位置。

(1)半坡人的生活环境

半坡遗址地处西安东郊6公里浐河东岸约800米的二级阶地上,面积约为5万平方米。遗址东靠广袤的白鹿原,南依秦岭,北面是宽阔平坦的渭河川地,西面就是有名的长安八水之一——浐河。据遗址出土的工具、兽骨、果核以及对土壤中所含孢粉的分析,可推测出半坡人当时所处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的条件适宜他们在此定居生活。六七千年前,那里有茂密的森林,是人们狩猎、采集的地方。这里土质肥沃,适宜种植,是从事原始农业生产和定居的理想之地。

水是生命之源。新石器时代,生产力水平还很低下,原始人征服自然和改善生活的能力还很有限,人们更多是依靠自然而不是改造自然,因而作为新石器时代中期的半坡人在选择居住地方时,理所应当居在河流或湖沼的附近。“到半坡新时期时期,少陵鸿固、凤栖诸原之北那条由西南流向东北的河流,已经向北移徙”,使“半坡周围的二级阶地为当时人所用”。半坡人的居地处近地表水源的地方。现在的半坡遗址在浐河东岸九米高的台地上,距离浐河常水位已有800米的距离,但在六千年前却近在浐河岸边,生活汲水很方便,半坡村落住地高出浐河许多且距水源很近,不易发生水患,也便于进行农耕、渔猎等多种简单的生产活动。

半坡先民的生活气候比现在温暖湿润。半坡附近,草本植物繁茂,淡水藻类环纹藻亦有出现,表明当时湖沼较多。遗址附近有喜暖的落叶、阔叶树种,还有较多的铁杉存在,都反映了当时气温较为温暖湿润,降水条件也较好。此外,还有较多的落叶树种,主要有栎、胡桃、榆、鹅耳枥、朴、榛、桦,以及少量的亚热带树种如栗、漆等。遗址中发现有大量的榛籽、松籽、栗籽和朴树籽,另一方面,从遗址发掘的动物遗骨看,有很多鹿、野兔外,还有数量较多的典型的南方动物群以及獐、竹鼠等动物。说明当时采集经济、狩猎经济在半坡人们日常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通过对半坡遗址发现的孢粉、古植被和动物遗骨的分析,研究表明,当时关中地区的气候处于大西洋期的温暖湿润的气候阶段。当时的气温较今天应高2-3?C,一月份的平均气温指数低于0?C。半坡时期正值温暖时期,气候温暖湿润,植被覆盖宽广,动植物资源丰富,半坡附近湖沼发育。半坡先民居住在河流或湖沼附近,土壤肥沃,灌溉便利,因而粗放式的原始农业是很容易发展起来的。逐渐地,原始农业成为当时半坡人经济生活主要来源。 

捕渔业在半坡人的经济生活中也很发达。从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石网坠和精巧而带倒钩的鱼叉、鱼钩便可体现。因为当时半坡附近的湖泊沼泽较多,浐河、灞河与渭河的水流量都比现在大,鱼类等水产业很丰富,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为半坡先民提供了重要的物质生活保障。

生态环境作为一个整体,为人类提供了能源、食物和劳动资料,是人类生存和进行生产活动,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必不可少的条件。人的活动必须在一定的生态环境中进行,生态环境影响和制约着人的活动范围、形式、方面和程度。新石器时代的半坡先人因生产力水平低,还不可能摆脱对生态环境的依赖,这时,半坡适宜的生态环境对半坡人的经济、文化的发展起着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也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前进。半坡人正是在这样依山傍水的优越自然环境中定居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从事农耕、渔猎、饲养和采集等多种生产活动,在劳动中同大自然作顽强的斗争,求得生存和发展。为人类早期的文明和进步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2)半坡人的村落和住所

半坡遗址是关中地区母系氏族公社繁荣阶段的村落遗址。东西最宽处近200米,南北最长为300余米。经勘探遗址范围约5万平方米,居住区面积约占3万平方米。这时期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多以群居生活,但从上述的数据来看,当时半坡村落是相当繁荣的。

半坡遗址

位于西安的半坡村落分居住区、公共墓地和制陶区,都有各自的地方。随着社会发展,改变了原先居住和墓地混乱的局面,人们根据社会生产的分工不同,将居住区按使用功能分开使用和布局。

半坡人是聚居生活。他们在黄土上建造居室,而黄土质地松软,便易挖掘,又有较好的直立性,不易坍塌。半坡村落基址有严格的布局,整个村落估计有200座小屋所组成。小房屋有方形、圆形的两种形式。屋顶是由许多木柱支架支起来的,墙壁、屋顶都涂抹上泥。每所房屋面积约在20平方米左右。房屋室内地表上一般抹有一层草泥土,用火烧过,表面坚硬而平滑,室中央有一烧火的灶,为了取暖和炊饪。半坡时期已处于对偶婚姻时期了,这种小房屋可能是对偶家庭居住的。其大小可住4-6个人。位于居住区中心有一座大房子,面积约有160平方米,“其结构和建筑方法与半地穴式的房屋相同”。这座大房子是全村落最高大的建筑物,修建这么大的工程依靠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必是通过集体共同努力而建成的。据推测这座大房子是“作为氏族成员公共集体,供老年、儿童以及病残成员居住,或者作为酋长接待外族客人的地方。”在居住区内还发现有46座氏族成员的房屋遗址,布局的排列很有条理。据学者研究分析,半坡房屋明显方向一致,小房子的门都向南朝着大房子,同时期的房屋之间,大体上都保持着相等的距离,约3-4米。半坡村落在当时是一个相当大的一个集体,它体现了“向心性”房屋布局,体现了当时半坡氏族社会特征,反映了半坡人团结向心和氏族公社的原则。这种建筑面貌明显体现了半坡村落是以氏族共产制经济为基础的公社组织原则。

居住区房屋之间的距离排列有序,且遗址中房屋建筑基址有叠压在一起的现象。这个迹象表明,当房屋毁坏时就在原有的基础稍加平整后另建新居。由此,我们还可以了解当时半坡人们在此居住时间的长短和前后变化的相关情况。

半坡房子修筑都是采用较进步的木架结构。从房子的形制上看有两类建筑方法:一类是半穴式的;另一类为地面建筑,大体有圆形和方形两种。圆形的房屋以西安半坡发现的最为完整。圆形房屋共发现31座,门向南开,门里两侧还各有一道隔墙,这种房子是“人”字顶两檐式的建构。由此可见,这种“具有我国民族风格的平房建筑”,在半坡时已经开始形成。半坡人字型两面坡房子,标志中国以间架为单位的“墙倒屋不塌”的古典木构框架体系已趋形成。

半坡人的建筑技术已经相当进步和完善了。半地穴式房屋,多以草泥土和木料为建筑材料。从地面向下挖一个土坑,中央部分有木柱,以支撑屋顶,木柱的下端都埋入地下,有的还在柱下垫上一大块石头,以防柱子下沉。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早的柱基。每个房子中间有一个火塘,用以炊煮食物、取暖、照明、烘烤。入口处为防止雨雪寒风侵袭入室,修建时将其口缩小,形成了“门厅”,从而完善门前这一缓冲空间,这个独立空间正是后来“堂”的雏形。

屋内多为当时人们日常生活有关的东西,如人们日常饮食用的器皿,如钵、盘、碗、盆之类炊具,以及储存的食物等。房子附近,还发现许多圆窖穴,一般是口小底大。这些窖穴多是人们用来储藏生活工具和生产工具,还有食物。窖穴在居住区分布很密集,共发现200多个,半坡人一般将窖穴用火烧烤,这样一可以防潮;二可以使其坚固。窖穴小口底大,储藏量大且食物保存时间较长。

半坡居住区周围还环绕一条深宽各约5-6米的大围沟,。这个壕沟主要是用来防护的设施,而居住区内的两条呈圆弧形的小沟可能是氏族内不同家族或集团的分界。因此,以小沟为界的居住区被分为南北两个部分。沟的北面是氏族公共墓地处,经发现有成人墓葬100多座,也有少数埋在沟外的东部和东南部。成人墓坑多排列整齐,葬法具有一定规则,墓中一般多以陶器为陪葬品。

半坡村落的东北部是烧制陶瓷的窑址。遗址中共发现六座,有横穴窑和竖穴窑两类。窑体规模不大,每次烧制器物不多,结构也比较简单。

半坡村落是仰韶文化中规模较大的村落遗存。 上述居住区众多的房址、窖穴和大围沟及其墓地、窑址,构成一个清晰的原始半坡人村落布局的轮廓,为研究半坡先人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资料和实物依据。

(3)半坡人的生产活动

半坡先民已经过着相对安定的定居生活,农业生产在半坡先民生活中已具有相对决定性意义。尽管那时生产力水平低,但农业生产在半坡人的生产活动中已占据着主要的地位,基本上为人们生活提供了需要的粮食。

半坡遗址出土的种子

半坡遗址分布图

在半坡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下,半坡原始农业经济开始发展。那时气候湿润温暖,居住区附近有平地、森林,浐河两岸湖泊、沼泽地土壤肥沃,灌溉便利,因而,半坡粗放式的原始农业发展起来了。粟是我们祖先从野生植物里最早培植出来的一种农作物,它耐旱易种植,成熟时期短,久贮不易坏,是一种理想的农作物。几千年来一直是我国北方人民的主要粮食,一直到现在仍种植这种农作物。半坡人生活的黄土高原地区为中级阶梯,属于干旱或半干旱气候,适宜发展以粟为主的半干旱农业,有别于南方稻作农业特点。在半坡遗址的115号窖穴内发现了18厘米厚的粟朽壳。还有一个储藏罐内发现了保存完好的粟粒,这些都说明粟是当时半坡人种植的主要农作物。因半坡时期还处于刀耕火种的农业阶段,生产工具多是石斧、石铲、石锄、陶刀、石刀、骨铲和一些经过打制的粗糙的石制工具。半坡遗址中出土各种生产工具达五千多件,其中农业工具占的比例较大,由此可看出农业生产在当时的经济活动中重要地位。原始半坡人就用这些粗糙的工具进行播种、收获。但较之以前,半坡的工具从某些方面来看已大有改进。尤其是石铲,是当时从事粟作农业较进步的翻地农具,在遗址中大量发现。石铲的大量应用,标志半坡氏族已经进入耜耕农业阶段。

农业不是保险的行业,它投入较大,花许多时间和体力,而且周期性长,受自然界客观的因素影响很大。再加上当时还未掌握施肥等技术,农作物生长完全靠土壤自身的肥力。当时生产力水平低,粟的产量肯定很低。那时不得实行丢荒制度,以期恢复地力再耕种。半坡时候的粮食产量应低于战国时期80-100斤的全国平均水平最低点线80斤。人们的生活状况还是很差,物质资源还很匮乏,所以,不得不从事其它生产活动以补充日常生活所需。

茂密的森林、众多的河沼、充沛的降水等,为粟的种植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也为人类的渔猎、饲养、采集活动提供了物质资源保证。

虽然农业生产已占据了主要的地位,狩猎、捕鱼也是半坡人一项重要的生产活动,并在人们经济生活中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同时,与农业紧密联系的家畜饲养业相应出现了。对半坡遗址所出土的动物骨骼鉴定表明,当时饲养家畜有猪和狗、牛、马、羊,其中以猪为主,在半坡遗址到处发现猪骨,表明当时的饲养业有一定的规模。饲养的牲畜大多是半坡先民通过打猎而得到的,他们将剩余的或有些野牲畜留下进行驯服饲养,以备常时所需。除了这些常见的动物外,他们还狩猎其它的飞禽走兽,诸如斑鹿、獐、羚羊、竹鼠、雕、狐狸、兔等动物,遗址中也出土了大量的这些动物的骨骼。在生产力低下情况下,半坡先民狩猎的对象很广泛,并进行饲养,弥补农作物食物产量低的不足。

半坡人用的狩猎工具多是弓箭、长矛、掷球和棍棒之类。弓箭是狩猎的主要工具,箭头用骨头磨制成的,形式多种多样。有柳叶状的、圆柱尖头式的、三棱形的,还有扁平三角形的,有平直的,有带翼的。一般长6-7厘米,最长的有14厘米,制作都很精巧锋利,便于射杀动物。矛头用石、角、骨等坚硬的材料磨制成光滑尖锐的形;使用石球、陶球等制造“飞球索”掷杀动物。此外,还使用陷阱捕杀、火焚、众人围猎等办法捕获动物。

总之,半坡人丰富的狩猎经验和方法,为自己提供了丰富的肉类食品。半坡遗址中发现数量较多的骨器和骨质装饰品,如果当时没有猎取到较多的动物,就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骨器和骨质装饰品。

半坡人捕鱼业也是比较发达的。居住附近有较多的河流、沼泽,当时浐河的水流量大,为捕鱼业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从遗址中发现大量的石块作的网坠得到证实。半坡人用网捕鱼,因网不易保存长久,容易毁坏,所以难以见到网实物的遗存。彩陶上绘制的各种鱼纹和网状的鱼网纹饰印证了这一事实,也说明捕鱼业在半坡先民生活中占着特别重要的地位。遗址中还发现不少鱼钩和鱼叉,用骨头制成的单排或双排倒刺的鱼叉,将叉头绑在木棒上,用来刺杀较大的鱼,鱼叉的工艺水平几乎可以和今天钢制的相媲美。也有用骨制做的鱼钩来钓鱼,鱼钩的形状和今天的没有什么差别。可见当时捕鱼业是较发达的。

采集经济,虽居于次要地位,但也是半坡人获取生活资料必不可少的一种方式。采集活动多由妇女老人和儿童承担,主要是采集森林的野果,用铲、刀采集植物的根茎、菌类,拾取河里的蚌螺一类介壳生物。勤劳的半坡人在种植粟外,还会种植蔬菜。在遗址中一桃型罐内还发现了炭化的菜籽,经学者鉴定为白菜或是芥菜。他们还采集大量的榛籽、松籽、栗籽和朴树籽作为一种补充。

相比较农业而言,渔猎活动在单位时间内所投入和产出值较农业高,半坡先人通过多种经济生产方式,获得农作物粟和大量野生或饲养动植物,为自己提供了丰富的生活物质来源,并使半坡人文化生活得以形成和发展。

(4)半坡人的文化生活

随着物质生活改善和提高,半坡人的文化生活也丰富多彩起来。人们的文化生活主要有绘画、雕塑、刻划符号、装饰等几项。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他们将彩绘图案与陶器造型相结合的彩陶艺术,这是半坡氏族文化生活鲜明的体现特征,是我们祖先智慧和艺术才能的结晶,谱写了我国古代艺术史上光辉灿烂的篇章。

陶器是半坡时代日常普遍使用的东西,且必不可少。在生活中做饭,吃饭,喝水,盛东西等器皿,往往都是陶制的。因此,半坡时代的陶器得以大量遗留下来,资料极为丰富。从陶器的色泽、质料、纹饰、制作及形制,可以了解当时日常生活工具的部分情况,了解手工制作的技术,同时对它所能反映当时半坡人的意识形态方面都有着积极、重要的作用。

半坡时期陶器已有专门制作。如前面所说的,在居住区东面有烧制陶器的公共窑场。最常见的有横穴窑和竖穴窑,后者比前者要进步。制陶术的出现,首先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饮食的需要,同时也“意味着人类真正文化化”。所以,陶器从产生起,在满足人们的饮食需要同时,势必会拓宽其功能、丰富其用途。陶器的发明,也成为人类一种重要的文化创造。

半坡的陶器种类已经很丰富。有饮食、炊煮、储运等各类生活器物。这些器皿的颜色和质料,因形制和用途不同而不同。炊器、储藏器多用粗砂陶制,呈红褐或灰褐色;水器和饮食的多是红色的细泥陶制。有些陶器制作非常精致,还绘有彩色花纹。因此,半坡的彩陶文化便诞生了。

半坡先民用来汲水的尖底陶器,小口,尖底瓶,通体呈流线型。这种形状一方面大大增强了器皿的牢固性,另一面便于长途运水。口小水不易洒出,还可以用绳子系在器皿的两耳上背着运水,既方便又省力。有的尖底瓶放入水中,口部可自动灌水,当水达到一定容量时,瓶便停止而直立在水中。这种自动汲水作用包含了力学重心原理,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另一种蒸滤器——甑,也尤惹人注意。陶甑形状如盆、钵、碗类,上可加盖,将其放在罐上,加热罐中的水,蒸汽通过甑底下若干的小孔便可蒸熟甑里的食物。这是我国最早使用蒸汽的实例。

半坡人的文化生活主要表现在彩陶艺术上。半坡的彩陶主要是手工制的。陶轮的使用使制陶技术的飞跃,制作技术和彩陶技术不断进步,这就产生了有专门从事制陶的手工业部门,同时促进了半坡彩陶艺术得以较大的发展。

彩陶是在陶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由器形与纹饰构成,将色彩纹饰绘在陶器上,然后烧制而成。彩陶的产生蕴涵着更为复杂的人性内容和历史意义。半坡的彩陶体现了半坡时代人类物质和精神方面的最新成果和最高水平,熔铸着那个时代人类在创造世界包括创造人自身方面的智慧和成就。

半坡彩陶在质地、色彩、造型、图案等方面都有很大提高。陶泥经过澄滤、揉压等精细的程序加工,使陶土不含砂质而有韧性,再用较高的温度烧制,器表打磨得光滑,使陶器显得细润。绘彩的颜色除红、白色外,还大量使用经过研细加工处理的黑彩。半坡的彩陶纹饰主要分为几何线条和写实性的图画两类。几何图案花纹种类多样化,但也有一定的规律,又富有变化性。半坡先民根据长期的生活经验决定器形图案的布局。遗址中细颈壶彩陶为代表作。

写实性的纹饰数量不多,但具有相当大的艺术成就。鱼纹是写实性纹饰中最多,也是半坡彩陶文化中最有代表性的花纹。如鱼纹罐,四鱼首首相交,组成了上下对称的纹饰,还有绘在陶器上鱼身人头的形象,更表现了人们丰富的想象力。

半坡彩陶

最具有代表性的图案是“人面鱼纹”图。随着生产力发展,半坡人们的社会意识逐渐增强,因而半坡彩陶图案中出现了“人面鱼纹”图案,把鱼纹与人面巧妙组合在一起,这幅奇特而带神秘色彩的形象,引起众多研究者强烈的兴趣,对这些寓意深奥的图案作出多种解释和推测。它的产生源于半坡先民的图腾崇拜的精神生活,是原始信仰的抽象艺术的反映。

半坡先民的雕塑艺术已具雏形。雕塑取材的内容与绘画基本相同,多是人头和鸟兽的造型,虽不象绘画那样发达,但其造型拙朴真实,显示出原始雕塑已有一定水平。

半坡文化生活还有一个应该值得注意的现象,在一些陶盆的口沿上发现了刻划的符号。半坡遗址共发现刻划符号22种,标本113件。它与后来文字的出现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半坡先民有意识得地绘彩或刻划于陶器上,便是把精神因素倾注于物质载体,把内心要求外化为具体形象。半坡彩陶凝固着半坡先民精神世界,反映了半坡先民文化生活。

即便物质生产资料不很丰富,但半坡先民对文化生活却不乏热心追求。除了彩陶艺术外,他们用陶石、骨、牙、蚌、玉等原料制成很多装饰品,有环、珠、颈饰、手饰和腰饰等种类,用它们来装饰自己和美化生活。在遗址中还发现两个陶哨。由此可见,当时半坡先民文化生活水平的状况和对文化艺术的追求。

半坡先民在这片土地上生息着,繁衍着,创造了我国远古时代的物质文化,也创造了远古辉煌的彩陶文化。

(责任编辑: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