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困难老人“身后事”如何解决 社会各界纷纷支招

作者:张艳芳     来源:陕西传媒网-三秦都市报      2016年05月19日08:11

三秦都市报连续报道困难老人“身后事”的解决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不少市民来电、来信出点子、支招,说出许多解决办法和途径,“社会上有很多人都关注困难老人的‘身后事’,有爱心企业、热心市民、专家学者等,但现状是困难老人有需求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位社区主任建议,西安市应该召开一个研讨会,邀请社会各界人士一起讨论怎么解决困难老人的“身后事”,最好有一个专门的机构负责,让贫困老人有需求时立刻知道去哪里、该找谁。

A专家意见

按比例在墓园划出一定的公益墓位

针对市民来信、来电中普遍反映墓地价格高的问题,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王晓勇博士指出,为解决城乡低收入人群的殡葬问题,西安市也推行了一系列惠民殡葬政策,用于减轻群众殡葬支出负担。2012年8月,西安市民政局、西安市财政局出台《关于建立我市困难群众殡葬救助制度的意见》,根据意见,低保、流浪乞讨人员、优抚对象等6类群众可以申请1000元的殡葬补贴。今年,西安将进一步落实资金,争取做到市级层面在1000元的基础上再增加救助500到1000元,区县层面增加300元,未来实现对贫弱群众每人救助2300—2500元。

尽管西安市出台了一系列惠民殡葬政策,但仍有不少市民认为,对比如今的殡葬费用,补贴显得杯水车薪,希望政府能够根据现有物价水平,加大补贴力度,扩大补贴群体范围。有市民提出疑问,能不能像经适房那样,在每个公墓划分一些“经济适用墓”?针对市民的疑问,专家建议,政府可以按照一定比例,在一些经营性墓园中划出一定的墓位用于公益事业,实行限价销售,同时加快推进公益性公墓建设步伐,深入推进惠民殡葬建设,从而真正平抑墓地价格。

殡葬企业可以适当让利

在征集到的市民意见中,大多是反映现在的墓地价格偏高、市场收费参差不齐、殡葬过程繁琐、复杂等等。市民魏女士打来电话诉苦:“现在西安的墓地价格最低的都是两三万,让人不易接受。”她认为,老百姓能接受的心理价位也就1万元左右,更不要说仅仅墓地就得花这么多钱,如果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仪式的费用,一场丧事办下来,给普通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着实不小。

“确实,现在的殡葬费用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已是个不小的数字,更别说是一些困难群体。”王晓勇说,殡葬费用过高的一个原因是殡葬用地大部分是经营性的当作市场资源,旧的丧葬习惯、面子、环境风水等观念,推动了墓地价格。事实上,殡葬用地属于公益性用地,是不能受市场左右的。因此,在殡葬用地上,不应该根据人的经济收入和贫富差异作出等级区分。纳税人向政府所缴纳的税款中,就应该包含殡葬费用。每个人的殡葬费用应该由政府提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专家建议,殡葬企业可以在收回成本的基础上,设置一些低价墓位,适当做出让利。

调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这两年,由社会组织分担政府职能已成了中国社会发展的新趋势和新动态,这种做法很好。”王晓勇说,由于社会团体、公益组织和一些爱心企业相当于道德伦理、舆论监督、制度保障方面的“市场”,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和适用性,可以辅助政府进行有效的社会管理,关注困难群体“身后事”。专家建议,除了政府民政部门作为主力以外,应该充分发挥殡葬企业、社会团体和公益组织积极性,调动他们的力量,共同解决困难群体的殡葬难题。

B社区工作者

救助金额与实际殡葬费用存在差距

“现在的殡葬服务项目是越来越多,每家殡葬企业都有‘套餐’,一套最基础的‘套餐’下来就得2000多元,有些甚至还要5000多元。”对于常为人们诟病的殡葬收费“乱”问题,一位工作多年的社区工作者侯先生打来电话,讲述他在日常工作中接触到一些殡葬服务行业的感受。他说,那些能通过网页和价目表对外公示收费标准的企业都算不错的了,有些企业没有明确的收费标准,在市民的消费过程中进行巧立名目、捆绑强制消费、擅自提高收费标准等乱收费行为。

“我们社区时不时的就要参与处理一些困难老人、低保户甚至是流浪乞讨人员的‘身后事’,多数情况下,社区要补贴其中的部分费用才够。”该社区工作者说,他所在的社区里之前有一位孤寡老人去世,“身后事”的一干费用全部由社区垫付,在按照西安市现行殡葬补贴政策领取到救助金对比后发现,救助金额与实际殡葬费用存在差距。

建议政府加大服务项目补助

侯先生说,按照西安市现有殡葬政策,凡具有西安市户籍,2012年1月1日以后去世的城乡低保对象、流浪乞讨人员、见义勇为牺牲人员等城乡困难群众,自愿选择火化的,按标准,对遗体接运、存放、火化、骨灰寄存四项基本殡葬费按每人1000元进行救助,包括遗体接运200元,遗体存放240元,遗体火化260元,骨灰寄存(两年)300元。但凭他多年工作经验来看,这些补贴不足以支付最基本的殡葬服务费用,社区困难群众“身后事”往往得靠社区发动居民进行捐助,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建议,政府能针对运输、冷藏、火化等殡葬服务项目做出补贴,甚至能在未来,实现全免费化。

C爱心企业

想捐款却找不到专门机构接收

孙沛是西安一家饭馆的老板,每年都会做几次公益活动,“我召集爱心人士去社区看望孤寡老人,给他们买营养品,陪他们聊天。”孙沛说,除了给老人送去物资和给予精神关怀外,对于老人的“身后事”,他们也想伸出援助之手,让困难老人能够真正放心,走好人生最后一程,但现在西安没有一个机构可以接收善款,他不知道怎么将爱心献出去,该把资金捐赠到什么样的机构,也没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可以接收捐款以便以后真正用在老人的“身后事”上。

爱心人士魏龙告诉记者,社会上的孤寡、困难老人特别多,而他们的能力又有限,仅仅给老人送去慰问品和探望,并解决不了老人的实际困难,对于困难老人的“身后事”问题关注的人特别少,“我们去看望困难老人的时候,也有部分老人无奈地说,以后走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随便怎么处理都可以。”他说,其实他们也能听出来,老人心里面很是落寞难受,困难老人的“身后事”也需要关注。

希望更多人关注困难老人“身后事”

爱心人士段先生经常参加慈善活动,他的公司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爱心企业。据他了解,目前在西安开展慈善活动的企业,很少有关注以老年人为主的困难群体“葬不起”问题,而是将主要捐赠对象锁定在失学儿童、贫困大学生等青少年群体,往往忽视了同样需要帮助的老年群体。

“许多困难老人的生活全靠社会力量的帮助,仅靠一个企业或几个人是难以支撑的。”在他看来,这样的现状是因为过去大家对老人晚年生活困难这方面的关注少造成的。今后,他希望通过媒体的宣传以及慈善机构的引导,呼吁更多的公益组织和爱心企业拓宽慈善工作的领域,多来关心、帮助这些老年人的“身后事”问题,给他们带去更多的社会关注和爱心关怀,让更多的老人不但晚年生活有所保障,更能庄严而体面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站”,真正做到让逝者安息,生者减负。

D慈善机构

捐助项目仍在起步阶段

记者了解到,目前一些慈善机构也联合殡葬企业开展合作,努力解决困难群体“殡葬难”问题,去年,陕西省慈善协会与西安凤栖山人文纪念园签署了凤栖慈善墓园项目捐赠暨项目合作协议,投入6000万元,双方共同建设“凤栖慈善墓园”项目,为困难群体解决“葬不起”的生活难题。

该项目将建单体福位5000个。项目实施期限为20年,每年受理人数限260人。凡是户籍在西安辖区的城市“三无”人员、农村“五保户”、低保户或其他困难群众,均可提出申请,凡经审批符合安置条件的逝者,每位免收1.2万元墓位的土地费、材料费、施工费、管理费和附属设施费,收取3000元的20年周期护理费。对于特别困难的家庭,经批准还可以减收或免收20年周期护理费。

截至目前,项目仍在启动阶段,预计明年可进行登记报名。而现实问题是该项目仍处于启动阶段,墓园仍在修建,未来每一年提供的墓位有限,就广大需要帮助的人群和整个社会而言,仍是杯水车薪,难以解决实际问题。

公益事业要保证公益性透明性

“公益事业不能流于形式,如何保证它的公益性、透明性。”一位慈善会的工作人员说,现在社会上的爱心企业和组织特别多,一定要保证公益性,对于“身后事”的慈善救助,如何保证公益性,如果单纯是爱心企业捐钱,最后由谁来监督落实,又通过哪些途径,切实做到公开、透明。

“目前我省的慈善会还没有任何一个基金是关于殡葬救助的,我建议,能够从政府层面成立机构,从爱心企业捐助到帮助困难老人处理‘身后事’,全程管理、监督,让爱心人士的爱心能够真正落到实处。”他建议,机构能够同时运行互联网,让爱心人士还可以通过网络进行了解、捐赠、监督。

“不光是贫困老人,包括普通老百姓在内,能够在能力承受范围内把‘身后事’妥善解决,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一位在社区工作的徐先生告诉记者,为什么社会上总是喊墓地价高,一方面是信息不畅通,另一方面也说明现实中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他说,随着老龄化的加剧,老百姓对“身后事”解决的需求也会增加,如果殡葬企业能够适当让利,爱心企业和个人能够有一个放心

的“献爱心”渠道,政府能够成立“部门”提供一条龙服务,这样不管是困难群体还是普通老百姓,“身后事”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记者张艳芳 实习记者李天娇)

(责任编辑:同海怡)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图说陕西

热门搜索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