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永远的“航天之心”

——追记我国航天事业的开拓者、西北工业大学陈士橹院士

作者:王晓阳 吕扬  鲁卫平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2016年04月28日05:45

   

    2016年4月24日,中国首个航天日。

    这个崭新的纪念日,冥冥之中注定要成为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我国航天事业和航天教育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著名飞行力学专家、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教授,96岁高龄的陈士橹先生因病去世,一颗永远的“航天之心”停止了跳动。

    为航天而生,又卒于航天日……陈士橹先生的“毕生航天情”在这特殊的一天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刻苦求学,矢志航空航天

    1920年9月24日,陈士橹出生于浙江东阳一个普通的耕读之家。

    少年的陈士橹勤奋好学,以优异的成绩从著名的金华中学毕业后,放弃保送上大学的资格,高分考取了重庆中央大学航空系。一年后又转学到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著名高等学府——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合并成立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学习航空专业知识。

    对于这一选择的缘由,我们在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党委书记鲁卫平等人所著的《剑指苍穹——陈士橹传》中,找到了答案。

    书中有一篇院士的自序:“在我的青少年时期,旧中国积贫积弱,民不聊生,国家科技和工业落后,有国无防,受尽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创痛之深,这些经历成为我选择航空航天作为终生事业的初衷。”

    1945年6月,25岁的陈士橹以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毕业于西南联大,留校任助教。后来又先后在北京清华大学航空系、上海交大航空系、华东航空学院任教,试图以教育实现“航空救国”的抱负。

    上世纪50年代,为加快新中国建设步伐,我国派遣了大量的留学人员到前苏联学习科学技术。1956年,高教部决定在全国高校中选派100名教师赴苏留学,华航院长寿松涛不失时机地为华航争取到了12个赴前苏联留学名额。陈士橹很荣幸地成为首批12人中的一员。

    赴苏留学,他遇到了一位被苏联人誉为“大人物”的导师——奥斯托斯拉夫斯基教授。

    莫斯科的寒冷气候导致陈士橹关节炎发作,疼痛难忍。但他强忍着痛苦,在名师的指导下,废寝忘食,刻苦钻研,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前苏联学生需要三年半才能完成的副博士学位论文,成为我国在该校第一位获得副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他的副博士论文《飞机在垂直面内的机动飞行》不但获得了导师奥氏的高度评价,还为我国新型超音速战机的研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扎根西北,开创航空教育先河

    1959年,华东航空学院西迁。留学归来的陈士橹受命创建西北工业大学宇航工程系。

    从江南出发,转辗多地,最后扎根中国西北,在历史文化积淀厚重的古城西安,陈士橹开创了我国宇航工程科技教育的先河,这也使他成为我国航天科学技术教育的先驱者之一。

    据知情人介绍,当时筹建宇航工程系是一件非常艰巨的工作,国内高校中没有多少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陈士橹本人也缺乏行政管理工作经验,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那段时间,陈士橹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投入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办公室忙碌。为保证第二天正常上课,陈士橹经常晚上备课到深夜12点以后。

    建系之初,很多专业课程没有教材,只能靠讲义或讲稿。以前使用过的教材都是由苏联专家提供、翻译的,密级很高,没有教材名称,全部使用的是代号。面对这种现状,陈士橹组织飞行力学教研室全体教师,自己动手编写教材,于1961年编写完成并应用于教学。

    然而,几年后,在“文化大革命”前后管理体制不顺畅的年代,刮起了一股“撤并风”。陈士橹辛苦创建的宇航工程系在逐步走上正轨时,面临着被撤并的危机。

    为此,从不和人脸红的陈士橹坚决不同意撤并,甚至在当时的学校领导跟前拍了桌子。“国防是国家安全和生存的重要保障,撤了宇航工程专业,导弹事业将蒙受巨大损失,对于国家航天事业和安全都是非常不利的。如果一定要撤,那么我只好卸任。”

    经过陈士橹与学校相关人员的共同努力,甚至经过钱学森的过问,在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到80年代初,当其他高校对这些专业相继归并或撤销的时候,西工大宇航工程系不仅被保留下来,而且逐步发展壮大。在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中培养的大批骨干教师,成为国家上个世纪90年代航天大发展时代学科建设的主力军,所培养的毕业生成为国家航天和国防事业的栋梁之才,也奠定了西工大航空、航天、航海的“三航”特色基石。

    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由陈士橹一手创建宇航工程系已发展成为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航天学院,是西工大“三航”特色学院之一。

    最后的心愿,毕生的航天情

    3月15日,陈士橹院士已经卧床不起了,但他还有最后两个未完成的心愿。一个是他要把自己全部的积蓄捐赠给学校,一个是他还惦念着最后一名博士生曾志峰的毕业答辩。

   “阿爹(dia),捐款我已经交给学校,您可以放心了。”这一天,已经67岁的女儿陈清怡伏在病榻上,在父亲的耳旁,一字一句地告诉老人。

   “好,好!”两个字,凝聚着陈士橹院士毕生钟情于航天事业的深厚情怀。

   “父亲说,我现在不能带学生,不能搞科研,连出门都不方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的积蓄捐献出来,虽然钱不多,也算是我对航空航天事业、对学校、对青年学子的最后一点贡献吧。”陈清怡说。

    4月19日,陈士橹院士的最后一名博士生曾志峰进行博士论文答辩。由于身体原因,陈士橹不能到场。“为此,先生专门托陈清怡老师对我表达歉疚之意。之前先生所带的所有博士生的答辩,他都要亲自到场。”曾志峰的眼圈红了。

    答辩后的第二天,曾志峰前去看望陈士橹院士。“先生状况不是很好,躺在病床上静养。当我拉着先生的手说,将来在新的岗位上还要为老师增光时,我明显感觉到他将我的手握紧了许多。我知道,这是先生对我的鼓励!”

    4月25日清晨,得知恩师已经离世,曾志峰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匆匆赶回西安,“那曾经紧握着我的手,似乎在给我最后的嘱托。”

    在4月27日下午西工大召开的追思会上,该校无人机所的祝小平教授感慨落泪。祝小平教授在攻读硕士、博士和博士后时都跟随着陈士橹院士,他始终感念1992年自己博士毕业后听从了恩师的建议,留在西工大从事无人机研究。

   “没有老师的教诲和引路,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先生对待自己的学生,既是严师,又是慈父。”祝教授硕士论文完成时,先生专门写信,推荐到《航空学报》发表。在陈士橹院士的鼓励下,经过艰难攻关,祝小平负责的项目研制成功并拿到国家授予的重大贡献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听到这个消息,陈士橹院士非常高兴。

    从1981年被批准为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陈士橹先生培养了我国第一、二位飞行力学博士。如今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院长唐硕就是院士的第三位博士生。执教70年来,他先后培养了50余位硕士和博士,其中许多已经成为我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的栋梁。

    即使在生命最后的几年里,他依然密切关注着科学技术前沿,关心着我国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他长期致力于飞行器飞行动力学与控制研究,在飞行力学、空气动力学、自动控制与结构弹性的交叉学科研究中建立和完善了一批新的理论和方法,解决了相应的工程技术问题,这些成果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为我国新型飞行器设计和研制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在国内外影响深远。

    从江南到西北,陈士橹先生96年的人生,是为我国航天事业开拓创新、勇攀高峰的一生;也是为我国航天科技人才培养、诲人不倦的一生;更是为祖国强大而勇于担当、鞠躬尽瘁的一生。在他心系国家的无私情怀、精益求精的科研精神以及全力扶持后辈的高尚品德的背后,正是那颗永远的“航天之心”。(记者 王晓阳 吕扬 通讯员 鲁卫平)

(责任编辑:武明君)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图说陕西

热门搜索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