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陕西速报

化作春泥更护花 弟子追忆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陈士橹

作者:李轲暄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6年04月27日21:09

1958年1月1日与苏联友人在红场合影
1958年1月1日与苏联友人在红场合影
下一页

导读:4月24日首个航天日,当晚9时10分,我国航天事业和航天教育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教授陈士橹因病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享年96岁。4月27日下午,在西北工业大学老校区阳光明媚,树影斑驳,航天学院的师生们正在这里追忆着陈老生前的点点滴滴,刚刚博士论文答辩结束的曾志峰还处在神情恍惚的状态中。

曾志峰怎么也没想到,那一面竟是最后一面。今年33岁的曾志峰博士是陈士橹院士的关门弟子,4月15号才刚刚参加完博士论文答辩的他,立即来到一直关心自己的陈老家中,向他汇报自己的答辩情况。

一生严谨治学 九十岁高龄对学生论文注释逐条查阅

“近一年陈老的身体状态不太好,对我论文最后阶段的指导不多,因此陈老卧床常常还担心我的论文问题,刚刚一答辩完,我就立刻给陈老汇报情况了。”曾志峰是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飞行器制造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他的博士论文刚刚在答辩中获得了全优的成绩。

曾志峰告诉记者,虽然陈老年事已高,可在钻研学术和指导学生方面一丝不苟。陈老在患病卧床之前,一直保持着对学生论文严格的要求,必须对每篇论文的词条和注释在网上逐一查询。后来腿脚不方便的时候,也要自己的女儿或者保姆去图书馆把词条抄回来逐一分析。

“学生在陈老师面前别想着能蒙混过关,随便一个小小的计算公式,陈老师只用眼睛看就能知道是不是能推的过去,一点小错误也不会被放过”。像陈老这样的治学态度,曾志峰认为现在在学术界是非常难得也是非常需要的,陈老这样做学问的态度必然会影响自己的科研生涯。

匆匆一面竟是永别 关爱学生后辈慈祥谦和

“那天答辩完去陈老家,我握着他的手,虽然隔着手套,我能感觉到他传达来的情感,对我的关心,没想到我回家刚刚一个礼拜,就接到了噩耗。”曾志峰是陈士橹院士的最后一个博士研究生,在接受采访时,双眼含泪,一度哽咽。

曾志峰回忆道,陈老给自己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每次到家中讨论问题的时候,陈老对学生们慈祥的关爱。“每次都热情招呼我们吃香蕉、吃苹果,不吃都不行,走的时候一定要颤颤巍巍地把我们送上电梯,每一次都让学生们特别感动。”曾志峰告诉记者,这次回来吊唁陈老,在家中看到桌上的水果依然摆放整齐,仿佛又看到陈老颤巍巍送他们出门的身影,让人神情恍惚,难以接受现实。“只希望作为陈老最后一个弟子,不给陈老丢人,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路,把学术搞好,把人做好。”

三十余载心血倾注 国防航天人才桃李遍天下

三十余年来,陈士橹已亲自培养博士生32名、博士后5名。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已成为我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栋梁。弟子们在各自工作岗位上所作出的突出贡献既是对导师辛勤培育的真情回报,也是对陈士橹学术水平的印证。

中国工程院院士、航天二院总设计师于本水谈及陈老时说道:“陈老师在中国的飞行力学界独树一帜。弹性体和飞行力学都有人在研究,但是把两个结合起来,在国内他开始得是最早的,成果也最丰富,在中国开辟了一个很好的领域。”于院士还打趣地说:“陈老师就像老母鸡,抱了那么一窝,现在查找文献的时候,他和他的弟子的文章最多。”

正是陈士橹这个飞行力学专业的“老母鸡”,带领着他培养的博士生及博士后科研团队围绕空间飞行器多个方向进行攻关,进一步研究了飞行器系统优化设计、飞行器总体优化设计、飞行器最优拦截与交会、飞行器敏捷性、大型捆绑运载火箭动力学与故障仿真、多体挠性结构系统动力学与控制,以及伴随卫星动力学建模等项目。此外,陈士橹还致力于现代高速、弹性飞行器飞行力学及航天器轨道控制研究,并在研究中取得了创新性成果。他的研究成果相当部分在国际学术会议宣读和国外主要学术刊物发表或应用,获得极高的评价。(记者 李轲暄)

【1】【2】【3】【4】

(责任编辑:任虎鹏 苏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