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闹伴娘一次500元 伴娘被脱衣受辱

作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年04月14日09:53

闹伴娘一次500元 伴娘被脱衣受辱

近年来,“闹伴娘”成为一个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随着日前女艺人柳岩当伴娘“被闹”的事件持续发酵,这一话题也再度回到公众视线焦点。记者通过连日采访发现,这种由“闹洞房”之俗产生的变体,打着“喜庆”、“热闹”的幌子,让伴娘的危险系数越来越高,从最初的点烟、给来宾喂食水果,到搂搂抱抱的肢体接触,甚至有伴娘被脱衣受辱,以致好好的一场婚礼成了闹剧。因此, 在某些地区,“伴娘”堂而皇之成为一种兼职,一条生意链也在悄然兴起。

近日,演员包贝尔婚礼举行,柳岩(左二)为伴娘之一。在这次婚礼上,柳岩也遭遇了“闹伴娘”,险被扔下水。

闹与避:生鸡蛋丢进伴娘胸口

对“闹伴娘”一事,家住河北衡水的刘菲最直观的感受,是来自于自己的婚礼,那是在2016年初的时候。婚礼当天,刘菲心情并不是特别好,可能是阴沉的脸色起了点作用,虽然当地有闹洞房的习俗,但她没受到什么打扰。不过,被请来当伴娘的刘菲闺蜜就没那么幸运了。

尽管提前打过招呼,声明绝不能“逗伴娘逗得太狠”,婚礼当天,两位伴娘还是受到了一点小惊吓:前来道贺的一群男性朋友直接拽住两人的腿和胳膊,将两位伴娘拖起来往床上扔,后来则干脆直接要将伴娘扔到伴郎身上。

因为怕被拉开后开的玩笑更大,两位伴娘一直紧紧的抱在一起,但还是瞬间就被挤到墙角。

刘菲站在一边看着,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别扭,甚至做好了随时冲上去制止的准备,“因为伴娘的家乡也有‘闹伴娘’的习惯,没有当场翻脸,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这在她所见的“闹伴娘”之举中还算不得最过分。大概是2006年,她的年纪还小,姐夫的战友结婚,新娘一方找来了好几个伴娘,刘菲也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

“那些人当场就把伴娘从洞房里拽出来,拉到另外一个卧室,所有人也跟着转移到这个卧室中。”刘菲用“有点野蛮”来形容“闹伴娘”参与者的举动,“开始还有人说要扒掉伴娘的衣服,但后来可能是考虑到伴娘全是未婚女孩,就没有那么做”。

最初,这些人对伴娘只有一些搂搂抱抱的简单动作,要求姑娘点烟、做做游戏。随后,“闹伴娘”开始升级,“兴许是‘玩嗨了’,不知道是谁拿来一盒生鸡蛋,抄起鸡蛋直接从胸口扔进伴娘的抹胸礼服里,然后顺手一压,鸡蛋就碎在里边了”。

“震惊,特别震惊。”聊起当年目睹的“闹伴娘”,刘菲的声音有些抖,“伴娘也没办法躲,一群人就那么一拥而上了”。

生意经:“伴娘”成兼职

“闹伴娘”闹得究竟有多狠?除了此前网上热传的多个“闹伴娘”视频外, 2013年,出现“泰安伴娘事件”,当时只有16岁的伴娘衣服被扒光,事后涉案人员则受到了法律严惩。前不久,女艺人柳岩当伴娘也被“闹”了一次……由此可见,刘菲的所见所闻并非孤例。

值得深思的是,尽管舆论对这种陋习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之声,但“闹伴娘”的事例依旧会时不时地被曝光。近日,仍有媒体报道,有一位女士担心当伴娘时遭“整蛊”,要求签“禁闹婚协议”才肯出场。

具体到刘菲所在地区,她说,“闹伴娘”的习俗仍然有,甚至存在着一条与之有着密切关系的“生意链”:为了预防“闹伴娘”时出现的种种风险,当地新娘流行不再找闺蜜、姐妹来当伴娘,而是通过婚庆公司雇佣一些年轻女孩子充当。有的是高校在校女生,更有甚者,或是一些陪侍人员。

“我结婚的时候,我的化妆师问我是不是需要雇两个伴娘,我拒绝了。”出于好奇,刘菲还是问了问当时的“市场价”,“化妆师当时说,最初是一天两三百,现在涨了,一天能到四五百。这些受雇的女孩子也觉得很正常,跟做其他兼职没多大不同”。

应记者请求,刘菲联系了当年那位化妆师,通过她询问现在兼职“伴娘”的“行情”。刘菲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对这个问题,某婚庆公司工作人员回复称,一般都是陪侍人员充任,至于价格,则是“500-1000一次”。

“我们这儿结婚的时候,新娘新郎会跟来宾说明,伴娘是自己的好朋友还是雇来的。如果知道了是雇来的,去‘闹’的人会更加随意,不会顾忌姑娘的面子。”刘菲语气里有一些无奈,“有时候闹得太厉害,就是雇来的伴娘也会觉得非常受伤,宁可不要钱也要走,或者事后要求酬金加倍”。

记者本人也特意致电衡水当地的一位私人跟妆师,称需要“雇伴娘”。跟妆师表示“雇伴娘”一事确实存在,“大部分是找的大学生、比较开放的小姑娘,大概(一次)300到500。原来也有雇小姐的,但是现在很少了,价格也没有1000那么高。如果说有,特别漂亮那种有可能”。

“其实只要事先沟通好,一般不会对伴娘闹的太过分,闹出事儿来谁也担不起责任。”这位跟妆师表示,除非来的朋友特别爱闹。

“头两年是有那种闹得很凶的,现在文明多了,”她说。

行与法:婚礼上闹伴娘情节严重会构成违法

过分的玩闹,逐渐让“伴娘”在某些地区成了“高危人群”。刘菲也曾给别人当过伴娘,但父母一听说婚礼地点在县城,最初并不同意,直到新娘家长再三保证,才放刘菲过去,“在我听说过、见过的闹伴娘行为里,脱掉伴娘的鞋子使其无法离开、只能陪着大家玩游戏的举动,算是很文明了。只是搂搂抱抱这种简单肢体接触,伴娘碍于面子也不好发作”。

“如果闹得过了,新郎新娘会去阻拦,长辈们也会出面喝止。有时候,闹的人会看着伴娘脸色,如果真的要急眼,也就停手了。但这种现象,还是会让人觉得当伴娘没什么安全感。”刘菲叹气道。

几乎每一次“闹伴娘”的事件引起关注,都会有评论指向“素质”与“教育”问题。刘菲也说,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当地很多参与“闹伴娘”的人,不乏一些十七八岁、即步入社会的小青年,“并没有受到太高的教育。在他们心里,认为这么闹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完全不会觉得有些举动有可能触犯法律”。

对此,律师尹汤说,婚礼上“闹伴娘”情节严重的会构成违法。同时,他表示,如果闹婚现场出现违法行为,婚礼的主办方要承担相应责任。

“婚礼一般是聚集了很多人的大型活动,主办方有义务维持秩序。在这里,如果伴娘的人身安全或财产、名誉受到损害,伴娘要求施害方进行相应赔偿而施害方又无赔偿能力时,是可以要求主办方进行相应民事赔偿的。”尹汤表示。

(责任编辑:王皓)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图说陕西

热门搜索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