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一个人的陕北--军旅画家程默焦墨直感

作者:王治明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6年02月29日10:23

一个人的陕北--军旅画家程默焦墨直感

一个人和一个人的不同,首先是声音和长相。一个艺术家与一个艺术家的不同也一样,首先是语言和风格。

我们凭什么去认识鲁本斯,是凭鲁本斯那肥硕而健壮的臀部。我们凭什么去认识伦伯朗,是伦伯朗被称为光影大师的那幽暗的底色。同样是印象派画家,同样是色彩和光斑,但我们在马奈那里看到的是忧伤的色彩和光斑,我们在雷诺阿那里看到的却是阳光灿烂的色彩和光斑,而同样是光斑,到了莫纳那里轮廓就变得模糊不清,到了东山魁夷那里就变得斑斓而绚丽。我们正是凭着这些不同的语言方式去辨别一个艺术家与另一个艺术家的区别。

同样,我们也是通过程默版画式的布局、木刻式的笔法,特别是焦墨夸张的剧黑所带来的强烈张力,认识了程默。

一个人和一个人的不同,实质上是精神和气质的不同。一个艺术家与一个艺术家的不同也一样,实质上的认识世界的方式不同。

毕加索看到的人是立体的,达利看到的人是疯狂的,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表面上看是技法的不同,实质上是认识世界的方式的不同。认识世界的方式不同,思维方式的不同,在大脑中形成的外部世界的映象就会不同。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在与世界对话的时候,寻找的实际上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审美图式。因为这个不同,艺术有了不同的流派,科学有了不同的定理。

在程默的心灵审美图式中,陕北就是像木刻一样深深地刻在他的脑子里的陕北,就是直来直去的陕北,就是大起大落的陕北,就是黑白分明的陕北,就是一眼就能看透又厚重得无法穿越的陕北。

平庸的艺术是把艺术逼真地“还原”为自然,国画的艺术境界不是描摹对象的逼真,也不仅仅是营造一个意境,而在于一个艺术家能不能创造出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艺术世界,在这个艺术世界中,只有整个艺术的语言体系和表达方式都属于你,这个艺术世界才属于你自己。

程默焦墨画的艺术价值在于他创造了一个不同于任何一个艺术家的独特的焦墨艺术世界。他笔下的陕北与长安画派的陕北和黄土画派的陕北完全是两个世界。

陕北一直是陕西画家乃至整个北方画家表现得最多的题材,但却从没有人这样赤裸裸的表现过陕北,也从没有过谁把陕北的灵魂裸露出来给人看,让人直面高原。他把陕北最核心和最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元素提纯出来,然后把它夸张和放大,再把他的主体观念投射其中。

一个好的艺术家就是用他的眼睛让你看到你看不见的东西。程默把他看见的世界用焦墨的眼睛,过滤和放大给你看。他把信天游嘶吼的声音变成了枯笔焦墨,他把腰鼓腾空的节奏变成浓黑的线条。陕北是雄浑的,但却从未曾雄浑到如此“爆”露的程度,以至于脱去了血肉只剩下筋骨。这种赤裸裸的陕北震撼了我们,是因为他画的陕北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见过但却从未如此感受过的脱胎却未换骨的陕北。

艺术的本源是道法自然,艺术的传承是学习前人如何道法自然,在这一点上,可以传承也可以直接向大自然学习。程默走的是一条直取自然的道路。

程默的焦墨和传统的焦墨笔法有很大的不同,他没有尊崇传统的焦墨笔法,看似没有师承,但却真正是来自于大自然的。他笔下的陕北是他心中的陕北,他脑海里的陕北,是以往任何一种笔墨都无法描摹的陕北,传统的手法无法表达那些奔涌的意象,也无法表达火山的熔岩之下的创作冲动,没有人逼他,是大自然在逼他,逼他把他心中的映象真实的再现出来。这是真正的道法自然。

技法是一个艺术家与世界对话的方式。他是一个执着人,刚硬的性格决定了他独特而直露的艺术手法。对世界的认知方式决定了他的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他用自己独特的感知方式认识世界,用自己独特的感受方式感受世界,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表达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表现与技法无关。如果一种技法无法表达一个艺术家对世界独特的感受,技法就是苍白的。他不受“死”法之限,“我自用我法”,极度地夸大着焦墨的张力,从枯黑、黑、到特黑、甚至死黑,把“黑”变成一种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夸大黑的挤压的力量,堆砌黑的层叠的效果,纵容黑的漫延和放射,他毫无保留,也毫不节制,甚至想用黑色把所有的地方都填满,让大笔大笔的“黑”疯狂的扭曲和野蛮的生长,使“黑”成为作品内容的一部分,成为了作品的本身,甚至没有了“黑”,就没有了内容。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属于陕北这片土地,他是这片土地里的一块泥土,所以在所有的画中,你都能看见他自己在拼命的奔跑。他看到了大自然的表皮,也看到了它的灵魂,他他紧紧地抓住陕北的皮和骨头,用焦墨把陕北脱一层皮,又用焦墨给陕北穿一件皮袍。他的笔下,黄土高原没有层次却又层次丰富,树是那样的干枯却又那么高大挺拔而充满生机。他用像熊一样的爪子从陕北大地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道的印记,又把这一道道的印记像木刻一样刷在了焦墨之中。每一笔看上去那么干涩,像开裂的土地,又像坦露的河床,笔线如铁,又直中求曲。他把大自然变成了一个平面铺在你的面前,他把山撕开给你看,你无法评价,因为他惊得你哑口无言。

程默的世界里,有现实也有超现实,有理想也有幻想。他一方面深入灵魂,一方面面向自然,他是一个狂野的自然自言自语的画者,他一方面向自己的心灵倾诉,另一方面又用整个心灵和世界对话。

这是他一个人的艺术,这是他一个人的世界,这是他一个人的陕北,这是他一个人的灵魂。

我不想姑妄评价他的好坏,也不想把他和任何一个艺术家进行比较,只是想说他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当年雨果在评论莎士比亚的时候说,你是荷马好了,而他是莎士比亚。如果不以艺术家量级相论的话,这句话用到这儿也刚好。

(责任编辑:王瑛)

图说陕西

热门搜索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