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冷暖:与中国有不解之缘的美国“笨小孩”

作者:武康乐 李轲暄 马磊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5年09月26日11:30    字号:T|T

视频介绍

文/李轲暄 拍摄/武康乐

论语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用在一名快乐地研习汉语5年、用美式英语翻译并解读《论语》全文的美国研究生身上,再合适不过了。笨夯——高挑的身材、一头金色长发、深蓝的双眼,用流利并俏皮的普通话讲述着自己对古汉语和中国文化的见解,带给周边人的不仅有快乐,还有感动。

老美修炼成古汉语学霸 源自对中国文化的兴趣

“‘笨’字在古代汉语中的释义完全不同,是假借字,指竹子的内部,而中国文化中的竹子往往被誉有很高的品格,这也是我起这个名字的原因。”如此礼貌的而精深的解释让记者有点不相信这是出自一名美国人之口。今年27岁的笨夯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在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读研究生三年级,专业研究方向是古汉语,他5年前来到西安,一直学习汉字和古汉语。

5年时间,笨夯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安学习生活,平日最喜欢的就是看书和交朋友。他经常去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寻访朋友,“中国有句话叫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笨夯告诉记者,“我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汉语都是跟朋友们学的,并不在课堂上”。“我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认识了很多中国朋友,他们口中的中国和中国文化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就是笨夯来中国学习的最初动机。

将《论语》用美式英语翻译 学习语言关键在学以致用

要说笨夯最大的兴趣就是学习了。他最感兴趣的就是甲骨文等古汉语内容,平日里《说文解字》、《论语》、《孟子》、《易经》这些国学经典书籍从不离身,这些书籍同专业很多中国学生都不能很好地理解,但在笨夯看来并不难懂。

“我将《论语》翻译成了美式英语,是用自己的一套独特的办法进行逐字翻译,而后整句组合通理,导师也希望我能在中国出版。”作为学习汉语短短几年时间的外国学生,有如此的成绩,笨夯却并不觉得有多了不起,面对老师和朋友的夸奖,他表现得非常谦虚,总是归功于导师和朋友们的帮助。

“跟学习英语一样,我之所以觉得汉语不难是因为我总是去运用,一些中国朋友让我教他们英语,学完了就很少再用了,这样效果必然不好。”笨夯对语言学习颇有心得,除了汉语,他对泰语、法语、日语多种语言都有所掌握。“语言就是一种工具,要是老不用就陌生了。”“当然兴趣也很重要”,笨夯告诉记者,上学期古汉语课的老师要求他们写读书笔记,自己太感兴趣,看的书太多,一时不知道该写哪本,就写了一篇180多页的论文。

无论中国人美国人 做人的道理总是一样的

笨夯刚来中国的时候也有不适应。“觉得最尴尬的就是要在公共浴室洗澡了,觉得要被很多人看到,但习惯了就好。”包括课程是学校安排好的,而美国的课程和时间完全由学生自选,这类问题很快都被他克服,“这些都不是问题,到一个国家和地方,就应该去适应她的文化和氛围,这也是一种学习和经历。”

论与人交往,笨夯的人缘可不错。老师、朋友都对这位美国大男孩有很高的评价。在学校他没有单独居住,而是像其他中国学生一样住在统一的宿舍,舍友袁立学对这位美国学长的评价是:“人特别好,非常礼貌温和,特别好相处。”笨夯告诉记者,自己平时与人交往中将儒家文化贯穿其中,争取以一个谦谦君子的要求来对待他人。“这些经典讲述的都是做人的道理,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总是一样的。”他说,“你首先尊重别人,别人才能尊重你。”

全家都与中国有不解之缘 成为中美文化交流的桥梁

笨夯说,不仅自己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的父母、哥哥、弟弟全家都会讲中文。尤其是哥哥,在上海呆过一年半的时间,也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父亲是当地一位有名的摇滚歌手,而且全家每个人都有一个中国名字,在家的时候互相都称呼中文名字。

问及笨夯今后的打算,他说考虑过当一名中文教师在美国宣讲中国文化,让更多的美国人也了解中国文化,也让中国人去认识美国。但也考虑留在中国读博士深造,继续研习中国文化。

“我对中国儒家文化很感兴趣,我也喜欢忍者神龟动画片,片中忍者龟的师傅斯普林特就像一位儒家学者,所以我想把这两种文化放在一起研究。”恰如这样两种原本完全互不相关的文化,在笨夯眼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共通之处,相信除了笨夯,还有更多的美国人和中国人在中美文化友好交流和互通融汇上探索和努力着。

                                              (责任编辑:任虎鹏 韦世钰)
分享文章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