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吹响迈向网络强国的号角

2016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一年间,“互联网+”蓬勃发展,大数据助力精准扶贫,网络环境风清气正,网络安全保障的藩篱不断扎牢,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获得国际社会广泛赞同。中国网信事业勇立潮头、踏浪前行,抓住重大战略机遇期,迎来新发展、新飞跃。

新华社评论员:以新发展理念推进网络强国建设

新理念引领新发展,新时代孕育新机遇。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总要求和大趋势,也是互联网事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践行新发展理念上先行一步,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推动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让互联网更好造福国家和人民。”习近平总书记为进一步推动我国网信事业发展提供了重要遵循。

最新新闻

  • 习近平“4·19讲话”蕴含国家网络治理的“五观”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4月19日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聚焦中国网信工作未来发展,蕴含着国家网络治理的“五观”:网络执政观、网络治理观、网络发展观、网络安全观、网络责任观。

  • 习近平“4·19讲话”呈现互联网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

        在这些讲话中,习总书记重申了中国与世界各国一道“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尤其是突出了把“坚持以人类共同福祉为根本”和“坚持网络主权理念”作为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建设的根本原则,兼具“中国智慧”和“全球视野”的思想。

  • 建设网络强国 中国如何发力

        加快网络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已经成为助力经济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推动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的重要手段之一。加快建设网络强国,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既是适应引领经济新常态客观需要,也是顺应新一轮产业变革必然选择。

  • 以网络安全观为指引推进网络强国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的网络安全观,清晰阐述了建设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的中国方案,体现了中国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雄心。过去的一年间,中国奏响了构建网络强国的新乐章;在未来,以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安全观为指引,我国一定会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中,作出更大贡献。

  • 在建设网络强国的道路上扬帆远航

        正如总书记在“4·19”讲话中指出的那样,把握信息革命的历史机遇,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关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战略。一年来,中国在建设网络强国的道路上扬帆远航。可以预见,虽然注定会面临各种严峻的考验和挑战,但建设网络强国已成历史趋势。

  • 建设网络强国必须强化“民本意识”

         互联网诞生并发展于美国,在美国经济“制霸世界”过程中发挥了极大作用,至今美国仍掌握大量核心技术,占据主导地位。但过去并不代表未来,如果我们秉持“民本意识”,重视发挥群众力量,重视基础技术创新,网信事业就有了充沛的源头活水,一定能够焕发强大的生命力。

背景介绍
2016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主要内容:
习近平共讲了六个问题,分别是:   一、推动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让互联网更好造福人民;二、建设网络良好生态,发挥网络引导舆论、反映民意的作用;三、尽快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四、正确处理安全和发展的关系;五、增强互联网企业使命感、责任感,共同促进互联网持续健康发展;六、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为网信事业发展提供有力人才支撑。   
意义:
习近平强调,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的总要求和大趋势,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要适应这个大趋势,在践行新发展理念上先行一步,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推动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让互联网更好造福国家和人民。
网信事业要发展,必须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要适应人民期待和需求,加快信息化服务普及,降低应用成本,为老百姓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务,让亿万人民在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上有更多获得感。
加快建设网络强国,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既是适应引领经济新常态客观需要,也是顺应新一轮产业变革必然选择。 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着重大变化。西方学界用“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来概括刚刚过去的2016年世界发展大势。在“黑天鹅”频出的变革时代,互联网及其社交媒体起到了不容忽视的重要作用。在世界风云变幻的当下,我们重温习近平总书记一年前发表的“4·19讲话”,能够深切体会到,他对于互联网和人类社会发展大势的总体把握是具有高度前瞻性和战略性的。习近平总书记就网信事业发表的一系列重要讲话,为制定和实施“中国方案”提供了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