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摘

院落间的时光

作者:韩景波

发布时间:2020-01-07 09:21:31

来源:西安晚报

乡野地宽,盖房留院也宽展。因为好养花种草,我总和别人不一样地坚持院落间土质化,很少用水泥硬化地面。院间树的栽种和树种的选择,也是随意而为。比如,窗前的台阶下长出一棵花椒树苗,就让它长在那里。长大了,谁见谁都说不该,可我就以为那是自然美,再说花椒熟了摘取花椒也方便。真的,花椒成熟的时候,有朋自远方来,弄俩下酒菜,妻往往是油都在锅里烧上了才喊我“花椒”,我才忙去树上摘。那是怎样的感觉?新鲜,佐酒也别有风味吧?院间树多鸟就多,四季里的每个日子都能见到鸟儿的身影,和它们生活在一起,与之同乐,那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每每天薄明,窗外即传来屋后老树上啄木鸟啄木头捉虫子的声音。听着这声音,不禁屏气静心,一心一意有点参禅的意味。不知啥时候鸟儿已飞去声音停止了,我才从这种境界里走出来。

许多次有人建议我砍了屋后那棵老树当柴烧,我笑笑,只说让它自生自灭地在那儿,心里却想着:李商隐有“留得枯荷听雨声”,我也有我的“留得老树听鸟鸣”,不是吗?

窗前有棵自然长出的花椒树,除过自然美与摘取花椒的方便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窗前朝阳肯招鸟儿,让我在临窗读书抑或品茶的时候,有个陪伴。花椒树上长满了刺,容不得大鸟起落,来此的鸟只有小不点“白铁壶”,我们这里的人也叫它“花脸包加”,或“宁车子”。这鸟的叫声不大,也不婉转,就是那“不叽,不叽,不叽”,随着它们跳上跃下的动作,不停地欢叫。长时间听着这种声音,却也让人有种安闲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种鸟儿习惯早起,窗户尚未大亮,就能听见它们在窗前细语,相约似的也来叫我早起。待我起来去见它们,它们也看着我,“不叽,不叽”叫过两声,算是对老熟人的问候吧,又兀自飞玩在院间的树木花草间,飞玩在静静的时光里。

我家后院很大。大大的后院多植枫、银杏、山萸之类的风景树。也植有竹,现在蔚然千万竿,翠荫蔽天,招徕鸟儿众多。众鸟齐鸣,简直就是一曲四季天籁的大合唱。有一种鸟不认识,除尾巴微黑,全身都是油光发亮的黄绿颜色。鸟的个头不大,声音却洪亮婉转。每在中午或傍晚它们唱得最欢的时候,我就放下手头的事步进院后竹林间去散步,当它们的听众,与它们一起共享这美好的时光。

我们这一生都在做时间的旅人,奔波于忙碌的生活。如果哪天累得不想赶路了,就去和门外鸟儿坐一坐,和它们说会儿话,顺便闻一闻花香与阳光的味道,也是好的。

责任编辑:崔睿娜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