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摘

无论多少岁, 做个永远年轻的大人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9-16 10:18:59

来源:人民网公众号

Part 1

“95 后”已经有人开始初老。

二十多岁的年纪,没底气没思路没存款,一边说佛系,一边迷茫。

每天十点多就犯困,熬完夜两天也缓不过神来;秋天自觉穿上毛衣、毛裤,再也不用妈妈提醒;一吃辣就胃痛,吃个烧烤都要纠结老半天。

最糟糕的,莫过于对“以后”的想象正在日渐疲软。

刚入学时,心想着我不要浑浑噩噩地过一眼看到头的四年;毕业那年,手忙脚乱地做简历,看到机会也摇头不自信。

每天讨论的日常,从我喜欢什么变成了我讨厌什么;最近烦心的问题,从好不好吃变成了挣不挣钱。“我这人……天赋不行,能力有限。生活也就这样了吧。”

因为怕失败怕丢脸,宁可待在舒适区里画地为牢,选择安全却又无趣的玩法。

因为在潜意识里,认为一辈子都会很平庸,甚至不敢去触碰更多其他可能。

越来越不相信自己,放弃了瞎折腾,放弃了所谓的热爱,老老实实接受生活给的答案。

就这样,把“没意思”和“算了吧”挂在嘴边,成了多少热情都温暖不了的荒原。 

Part 2

上个月初,偶然看到一部剧,里头有句台词:“这个世界如此辽阔和美丽,大多数人却瑟缩在同一个角落里从不挪窝。”

很多人的生活就像搭乘一班接着一班急促行驶的列车,从期中到期末,从高考到大学,从求职到择偶,从夏入冬,从生到死。

但原地并非安全地带,远方未必满是荆棘。“别人眼中的评价”,当真是你所期许的样子?

在外旅行多年,见过世故老成的孩子,也遇到过简单可爱的大人。他们自信且自由,予我更多意料之外的“可能性”:

一位二十一岁勇闯天涯的少年,用最省钱的穷游方式闯世界,睡过沙发也发过高烧,把帐篷搭在中国的每个角落;

一位离异的单身父亲,放弃了优渥的工作,和儿子在小岛开民宿,每周上山下海逐日光,骑自行车去郊游;

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妻,跑到印度学瑜伽,在摩洛哥种花,出门拖着两只行李箱,认识很多外国新朋友……

并非每个人都有说走就走的渴望,但至少能力、底气、经济都可以靠努力来换取。

那些“长不大的成年人”,怀揣着热忱和所爱,拥抱着勇气和初心,不惧怕告别,也不惧怕未知,随时停下,也可随时出发。

他们并不拘泥于年龄大小、钱财多寡,更在乎时间的意义。

Part 3

实习的时候,因为某次采访,我认识了一位跳独舞的姑娘。

彼时的年纪,对她来说并不友好。前有父母催婚的压力,后有同龄人竞争的焦灼。但每次看她的朋友圈,都会由衷地感叹:这姑娘,也太励志了吧。

她曾穷到只剩八块钱,还能边写书边、旅行;也曾在异国他乡工作,后来成了项目合伙人,甚至做起跨界旅游业……

从一开始的忧虑、困惑和迷茫,再到如今的自由、独立和无畏。成熟之于她,是遇见更加真实的自己。看似迂回曲折,却绵延成了坦途。

“人生真的很神奇,就在某一个瞬间,以前苦苦渴求的东西就顺其自然地降临了。”后来因为采访,又跟板栗姐成为同事。

作为二胎妈妈,她倒是越活越像少女。每天奔跑五千米,坚持练瑜伽和跳肚皮舞十几年。会煲汤、会乐器、会去听演唱会、会买花儿给自己、会去各地遍尝美食。

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那又如何呢?谁说年龄是人生的分野?

对独舞姑娘、对板栗姐、对每个他和她来说,生活不怕折腾,喜欢就多去尝试。有所热爱、有所痴迷、有所贪恋,便是平凡日常里的最佳慰藉。

Part 4

电影《涉足荒野》里,女主角曾向生活认输。

生病、离婚、家人逝去,她怨过时间、怨过环境、怨过年轻不再。

为了跟过去撇清、留给自己一个干净的起点,她才决定上路。

徒步没那么简单,馊冷的食物、硌脚的鞋子,毒蛇、大雪和图谋不轨的路人。

她磨伤了肩膀,也走脱了脚趾甲。

她背着藏蓝布包,越过暗黑森林和喑哑平原,在陌生的旅馆醒来,半夜能听见狼的凄嚎。

但正是这种退无可退的面对,教她学会悦纳,接受生活的不圆满和自己的不完美。“我的生活和其他人一样,神秘而美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但注定属于我。”

此时她才明白:年龄并不算什么,前路其实很开阔,所有的阻挠,都可以成为跳板。

你我从不为生活设限,每个人都有无限可能性。

年轻人所缺乏的,并非经历多寡,而是如何去感知、珍视、重塑那些自身体验。

请别再拒绝改变、拒绝未知的陌生、拒绝一个本应更加丰盈的自己。

也愿你眼里有星星,心头有向往,脚下步履不停。

无论在何处,拥抱未知与好奇。

无论多少岁,做个永远年轻的大人。

责任编辑:同海怡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