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摘

新童话:灰姑娘的绯闻童话

作者:寇 研

发布时间:2019-09-06 11:34:52

来源:西安晚报

李贤,生于永徽五年(654),高宗与武则天的次子,继废太子李忠、前太子李弘之后,为高宗朝第三任太子,史称章怀太子。

高宗的所有儿子中,李贤被公认天分最高,最有储君风范。传统史家提及这位皇子,也常难掩痛惜之情,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替他们扳倒武则天的王子。

李贤年长上官婉儿10岁,当被立为东宫太子时,正在婉儿的少女时期。民间传说中,这一时期的上官婉儿尽管有许多追求者,但她真正属意的,似只有太子贤。婉儿现存唯一的闺怨诗《彩书怨》,据传便是当年寄语太子贤的。

在世人眼里,太子贤容止端雅且有经世之才,上官婉儿亦才貌兼备,两人最当得起“金童玉女”童话的男女主角。谁又知道呢,其时婉儿正值如花美眷、春心萌动的年华,太子贤风流俊朗,又长她10岁,亦兄亦父,当是最能满足这位掖庭出身的灰姑娘心中对爱情童话的向往。婉儿心泛涟漪,芳心暗许,想来再正常不过。其时武后继续参议朝政,太子贤时常代父监国,朝堂政务当多会与武后商议。后宫之中,最常出现的男人的身影,除了高宗,应是太子贤了。不管是一见钟情也罢,日久生情也罢,两人总归是有基础和机会的。

当太子贤远远走来,作为李唐江山的继承者,未来大唐天下最有权力的男人,在后宫那些跃跃欲试的野心家眼里,太子贤该是像《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描绘的她的盖世英雄的样子: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

可同时,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王子,好像又总是心事重重,眉宇间时常掠过忧悒之色。宫闱之中经久流传着太子贤的身世之谜。这则秘闻自太子贤出生便开始传播,至李贤被立储君,当朝太子乃韩国夫人所生已成公开的秘密。

随着成长成年,太子贤当是获悉并确定了自己身世。作为雍王时,李贤便被认为是诸位皇子中气质最忧郁的,与武后是最疏远的。也许,与武后之间的那股悄然涌动的暗流,只有当事人自己会意。其时,一个是能左右决策的天后,一个仅为办差的王爷,利益冲突尚未明朗。待李贤成为储君,太子府与武后势力之间势必遭遇正面交锋。

李贤刚成为太子不久,立刻以注《后汉书》为名,在太子府招兵买马。至于目标,众人皆看在眼里。偌大朝堂,需要堂堂太子府也要为之小心对付的,无非就是武后的北门学士。

那些年一直在背光处暗地里盘旋的隔阂、猜忌,甚至愤怒,渐渐浮上水面。母子之间的夺权在所难免。武后命北门学士专门撰写《少阳正范》和《孝子传》,叫人送与太子阅读。前者用以规范太子言行,后者教太子如何为人子,意在警告。此外,还有若干的必读书目,亲笔书信,时时传给太子的各种旨意。总之,武后的第一步,是在言行上加紧对太子贤的控制。史传,其时充当武后与太子之间“信使”的,便是上官婉儿。后来,武后索性将婉儿派往太子府,名为太子侍读,实为武后安插在东宫的眼线。

婉儿是武后的人,太子贤自当了然,然而却不得不笑纳母后好意。婉儿倾心太子贤,却也不得不将东宫的一切行止报备给自己主子。左右都是一个身不由己,连选择的资格都没有。而在这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一方面各有盘算,一方面又比以往多了更多的相处、陪伴,更多的互相欣赏,更多的互相吸引。随着斗争的深化,吸引也在增强……

对峙多时后,一个名叫明崇俨的五品官员打破了局面的平衡。明崇俨原为方士出身,颇懂些厌胜之术,某日对武后密谏,当朝太子无帝王相,“不堪承继”云云。此“密谏”长了飞毛腿一般,立即传到太子贤耳中。史载,李贤获悉后神情忧悒。这才是武后真正想要的效果。太子是否真的面相有问题并不重要,武后深知,流言可以挫人锐气。太子毕竟年轻,顺风顺水地长大成人,纵然满腹经纶,却无甚阅历,遑论实战经验。

果然,心理受了打击的太子贤,终日郁郁,再也无心政务,而是在东宫与小子们鬼混。太子府种种秽闻在后宫传播着。但武后同样也知道,流言纵能击垮李贤心理防线,要彻底扳倒堂堂太子,显然是不够的。

不久,明崇俨遇刺身亡。武后下令全城搜捕嫌犯。众目睽睽之下,太子府马坊的几百领甲胄被翻出。这一厢,太子近侍被捕,酷刑之下,终于招认自己受太子指使,行刺明崇俨。一面私藏武器,一面刺杀曾预言自己无帝王相的五品朝臣。太子贤谋逆之罪,证据确凿。

调露二年(680),李贤因谋逆罪被废为庶人。史传,上官婉儿领命替武后起草诏书,意谓“太子怀逆,废为庶民,流放巴州”。

此生,上官婉儿再未见过太子贤。(寇 研

责任编辑:崔睿娜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