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

让脱贫攻坚成果“长”得更结实 ——定边县做大优势产业的故事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9-06 10:06:33

来源:陕西日报

在阳光的照耀下,定边盐湖色彩斑斓。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定边县以产业为抓手,为全县贫困户提供“菜单式”服务,让贫困群众自由选择产业发展模式,全县共发展红花荞麦70万亩、饲养羊170万只、种植马铃薯120万亩,光伏产业覆盖全部贫困户。

减少种植成本

增加村民收益

眼下正值辣椒交易旺季。8月1日,记者走进定边县白泥井镇先锋村,尖椒、线椒、圆椒、螺丝椒……道路两旁大批椒农正忙活着把辣椒分拣过称、装车外销。

“我种了7亩辣椒,去年沃野公司为我购买的辣椒苗补贴了6000元。同时,还组织我去山东学习了一周,管吃管住。参加完培训后,我的种植技术得到了提高,辣椒亩产量也增加了。”先锋村贫困户曹国太手捧辣椒开心地给记者介绍。

记者了解到,曹国太口中的沃野公司是定边县沃野农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每年培育辣椒、西瓜等苗子近1亿株。为提高贫困户种植水平,近几年沃野公司共组织451人次分别去山东、山西、甘肃等地免费参加培训。

在定边县,和沃野公司一样在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的企业还有定边县科发马铃薯良种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科发公司)。

科发公司高级农艺师苗仲学告诉记者,2017年至今,科发公司共为贫困户提供马铃薯原种5200余吨,全县20个乡镇7000多户贫困户从中受益。当地马铃薯产业也从最初的种植、购销,延伸到繁育、种植、购销、仓储等多个环节。

扩大养羊规模

培育家庭农场

大块羊肉、炖羊肉、羊肉饸饹、羊肉圪坨、羊肉烩菜……凡是去过定边的人都会惊叹陕北人对羊肉的钟爱。其实定边人爱吃羊肉与这里独特的地理环境密切相关。

定边地处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鄂尔多斯荒漠草原过渡地带,全县林地300万亩,天然草地428万亩。定边县40%以上的贫困户进行畜牧养殖,养殖收入占到他们总收入的70%。

据定边县畜牧局局长刘立杰介绍,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为进一步扩大贫困户养羊规模,提高其养殖标准化水平,定边县启动了家庭农场培育计划,共认定家庭农场445户,并为每户补助3万元,对于养羊规模较小的贫困户,定边县也为每户提供3000元补助。

除提供资金补助外,定边县还针对养羊户开展面对面培训,每年参与培训的贫困户达到500人次。同时,县上还开通了产业服务110热线,贫困户在养羊过程中遇到问题,可随时打电话进行咨询。规模的扩大和技术的进步使养殖户的效益得到了提高,定边县家庭农场在畜牧产业上户均年收入超过1万元。

白泥井镇公布井村曾经的贫困户王舟华,近两年在政策支持下,养了80只羊,自家种的30亩玉米是羊的主要饲料。2018年王舟华共出栏羊40只,成功脱了贫。截至2018年年底,定边县羊饲养量达115.81万只,畜牧业总产值达14.26亿元,在助力全县贫困人口增收致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油房庄乡白店村的光伏产业助力群众脱贫增收。

打造“万亩花海”

发展旅游扶贫

8月的定边,漫山遍野的花朵竞相开放。粉的荞麦花、黄的黄芥花、白的马铃薯花,中间还夹杂着绿的玉米叶,远远望去,像一条条彩带,美不胜收。

定边是世界红花荞麦的原产地,红花荞麦5月播种9月收割,花期可达两个月。乔洼村村主任付治林告诉记者,以前每逢荞麦花开,村里零星会有外地游客前来游玩,但一直形不成气候。

2017年,定边县将乡村观光旅游与精准扶贫巧妙结合,在油房庄乡乔洼村、白湾子镇小涧子村、贺圈镇辛圈村等地打造“万亩花海”。为激发群众种植红花荞麦等作物的积极性,定边县给予村民优惠种子及化肥补贴。乔洼村作为“万亩花海”主要景区,全村红花荞麦种植面积从2016年的4000亩增长到现在的6000亩,每亩收入500元左右。

2017年8月,定边县举办了第一届田园花海旅游美食节,当年游客达到10万人次。一些村民借此发展了农家乐,一些村民拉着毛驴供游客拍照,还有一些拿着自家的小杂粮、手工刺绣在景区里销售。到了2018年第二届田园花海旅游美食节时,从西安、银川等地前来参观的游客达到20万人次,使区域内贫困户户均增收5000元。

穷日子“撵”不上老白了

白忠夫妇在辣椒地里干活。

老白名叫白忠。

20世纪90年代,老白背井离乡带着媳妇去了银川。老白在外做装修,媳妇在家带孩子,两口子年收入不足两万元。随着第5个孩子的出生,要养活七口之家,老白愈加力不从心。屋漏偏逢连夜雨。小儿子生了场病,家里欠下3万元贷款。“跟人借钱是最难的,差一点都要给人跪下了。”老白回忆说。此时,一旁的妻子抽泣起来。

2010年,老白在外面实在过不下去了,便带着家人返回老家——定边县白泥井镇场子壕村,把荒弃的8亩玉米地重新种了起来。2013年,老白在精准识别中被确认为贫困户,由定边县法院院长王绥平对其进行重点帮扶。

王绥平为老白申请到8万元扶贫贷款,并帮他制定出详细的产业发展规划。白忠也信心满满:“人生最差不过就是现在这样,何不拼一把。大家都在帮助我,我自己也要往前走!”

生活开始有了转机。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老白搭起了羊圈,买来了山羊;流转了土地,种上了辣椒和西瓜。因为是第一次养羊,老白多次去请教村里有经验的养羊大户,学习如何选择品种、接生幼崽、驱虫防病、搭配饲料等。场子壕村还组织老白学习辣椒种植技术,并在他家地里装上了滴灌设施。

照看50只羊、耕种60亩地,老白忙得不可开交。他常常是凌晨4点起床先去锄地,然后回来放羊,接着再去种地。王绥平去场子壕村十有八九都见不到老白。因为老白出去干活不带手机,王绥平只能在家等,有时从中午等到晚上,还不见老白回来,只能下次再来。

付出终于得到回报。2016年,老白靠着辣椒、西瓜和山羊,不仅成功脱了贫,还把以前在银川时贷的款也全部还清。

2018年,老白光养羊一项纯收入就达5万元,他重新装修了屋子,锃亮的地板、崭新的沙发……今年春季,老白又花3万元买了一辆四轮农用车,他开着车、载着媳妇,从前苦不堪言的穷日子被远远抛在身后……(记者 师念 实习生 焦一乐)

高广:不认命,不屈服

高广正在给牛喂食。

记者 师念 通讯员 刘海东

喂牛、粉碎饲料、打扫牛舍……每天,高广大量的时间都是与他饲养的牛待在一起。58岁的高广,家住定边县白湾子镇姚台村,在养牛以前,他曾3年间遭遇两次车祸,做了5次手术。

2013年年底,高广家被确定为贫困户。帮扶干部第一次去家里看望他的时候,高广正躺在炕上,炕头立着一副拐杖;儿子靠着墙站在角落,低着头默不作声。沉重的气氛给在场的每位帮扶干部心里压了一块大石头,大家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家人重拾生活的信心。

自此,帮扶干部、包村干部一有时间就往他家跑,给他讲解精准扶贫政策,跟他聊天调节情绪,用一些人的事例激励他振作精神,帮他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终于有一天,高广对帮扶干部说:“国家的政策这么好,我这辈子还长着呢,不能就这么把自己放弃了,我得重新站起来!”

要站起来不是一句简单的话。高广开始进行腿部康复训练,每天的锻炼都是一场煎熬。钻心的疼痛让这个50多岁的汉子几乎要咬碎牙齿,豆大的汗珠子一滴滴往下滚,头上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见。

经过日复一日的练习和坚持,高广终于能独自站立了,他要和命运斗争,更要和贫困宣战。2015年,在帮扶干部的帮助下,高广申请了10万元扶贫贷款,再加上亲戚朋友凑的钱,他成功申报了家庭农场,发展起养牛业。儿子也在帮扶干部的鼓励支持下学习理发技术。2015年,高广的家庭农场收入1.2万元,成功脱了贫。

慢慢地,高广家牛场里的牛从15头增加到了30头,2018年单养牛一项收入就达到了9万元,加上养羊、种植等,总收入达到了16万元,同时他儿子也在定边县城开了一家理发店。就在全家日子蒸蒸日上之际,不幸再一次降临。

今年4月30日,高广跟妻子在地里种玉米时,意外被机械卷入,妻子的右侧小臂全部截肢,高广的左手也只剩两根手指。帮扶干部去医院探望他们时,问高广:“牛还养吗?”高广斩钉截铁地说:“养!为什么不养?虽然我现在只有一只手,别人花一个小时能干的事,我可以花十个小时或者一整天,把它干完干好!”

在命运又一次残酷考验下,高广没被打垮,他坚定又自信地告诉所有人:“即使跌倒100次,我也要第101次站起来!”

县区名片

基本县情

定边县位于陕西省西北部、陕甘宁蒙四省区交界处,地处鄂尔多斯草原向陕北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素有“旱码头”和“三秦要塞”之称。全县总面积6920平方公里,总人口35.57万人;共辖1个街道办、2个乡、16个镇,12个社区居委会、185个行政村。

生态环境

定边县南部为白于山区,占全县总面积的52.8%,白湾子镇魏梁山海拔1907米,为陕北最高峰。定边县北部为平原草滩区,占全县总面积的47.2%。无定河、泾河、洛河三条河流的源头都在定边县境内,全长54.5公里的八里河是陕西省唯一一条内陆河。全县森林覆盖率为29.4%。

人文历史

北宋范仲淹,以“底定边疆”之意,取名“定边”。革命战争时期,定边是陕甘宁边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三边特委、三边分区机关驻地。张崾先镇铁角村是中央工农红军长征由甘肃进入陕西的第一站。抗日战争时期,王震将军率领359旅在定边县花马池盐湖开展原盐生产,成为陕甘宁边区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主导产业

定边是全国县级区域油气产能第一大县。石油探明储量16.18亿吨,天然气探明储量3000亿立方米。县境内原油年产800万吨以上,天然气年产16亿立方米以上。定边是陕西省唯一的湖盐产地,有天然盐湖14个,年产原盐20万吨。全县有耕地420万亩,是世界红花荞麦原产地、中国马铃薯六大生产县之一。

脱贫人口

1986年定边县被确定为国定贫困县。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定边县上下合力攻坚,各级帮扶单位大力帮扶和社会各界广泛参与,截至2018年底,累计实现79个贫困村、8877户34253名贫困人口的脱贫退出,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11.23%降至2018年的0.68%。

白泥井镇先锋村的椒农正忙着分拣、打包辣椒。记者 师念摄

记者手记

贫困县的穷与富

师念

与很多贫困县不同,定边不是山大沟深,也并非土地稀缺,相反6920平方公里的县域面积让很多农民的户均土地拥有量可达百亩。广袤的土地、红色的抽油机以及香喷喷的大块羊肉,都让这里似乎和“贫困”沾不上边。

然而,这种感觉在我深入村子和贫困户交流后有了改变。在白泥井镇场子壕村,我见到了养活5个孩子的父亲白忠,为给儿子看病,他曾四处借钱“恨不得给人跪下”;白湾子镇姚台村的贫困户高广,曾在三年间遭遇两次车祸,做过5次手术,拄着拐杖都行走困难,顶梁柱的倒下,让整个家庭陷入贫困……

在人口30多万的定边县,像白忠、高广一样生活困难的贫困群众有9000余户。为使这些贫困人口早日脱贫,定边拿出了产油大县的气魄与担当,2016年以来,定边举全县之力累计投入各类扶贫资金36亿元。

如此大的投入成效如何?在短短几天的采访过程中,记者所到之处,采访的贫困户个个精神饱满、干劲十足。定边县全力脱贫攻坚缩小了这个产油大县的贫富差距,也促进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但如何巩固脱贫成效,不断提高群众幸福感,对定边来说仍是不小的挑战。“摘帽”后的定边怎么干,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同海怡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